當前位置:新潔小說 > 其他 > 老千 > 第174章 拒絕
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

老千 第174章 拒絕

←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→
    -

獲取第1次

我怎麼也冇想到。

分頭男李威,竟然在這個時候。

把大姐夫在外麵亂搞女人的事,直接點破。

不過也好,這也倒給我省了一道工序。

至少,我不用在拐外抹角的和齊嵐滲透了。

我原以為,齊嵐一定會大怒。

但我發現,我低估她了。

齊嵐的涵養,絕非一般。

她臉色雖變,但依舊柔聲說道:

“李威,我感謝你的提醒。但你要明白,這和你今天出千,是兩碼事!”

李威依舊是一臉不屑。抬腿便就走。m.

“站住!”

我忽然開口了。

李威立刻回頭,兩眼冒火般的盯著我。他狠狠問說:

“你想怎麼的?”

“你不能走!”

“嗬,有意思。憑什麼啊?”

“你出千贏我的錢,並且還罵了我。你是不是該給我個交代?”

“交代?”

李威的臉上,露出猙獰的冷笑。

指著我,他破口大罵。

“你個吃軟飯的小垃圾。本來今天冇想收拾你,你居然還敢惹我!好,我今天就給你個交代!”

說著,李威操起休息區的一個茶壺,直接奔我走了過來。

李威身高,比我高一些。

身材,也比我健碩。

他這一動。

齊嵐和陶花不由的發出一聲驚呼。

尤其是齊嵐,大聲喊道:

“李威,你給我站住!”

接著,又朝著門口的方向大喊道:

“人呢?”

話音一落。

麻將室的門,立刻被推開。

就見兩個保鏢模樣的人,衝了進來。

原來,齊嵐在門口,早就安排了人手。

隻是一直冇讓他們進來而已。

保鏢雖然來了,可這一切,還是太晚了。

李威已經衝到我的跟前。

他瞪著眼睛,大聲咆哮道:

“來,我好好給你個交代!”

說話間。

手中的茶壺,已經高高舉起。

衝著我的腦袋,便狠狠的砸了下來。

“啪!”

一聲脆響。

茶壺碎了,茶水飛濺。

但接著,就聽“啊”的一聲慘叫。

就見李威,急忙後退。

同時,他的左手,死死的攥著右手手腕處。

他的右腕上,鮮血橫流,殷紅一片。

李威抬頭看著我,眼神中,滿是恐怖。

我毫髮無損,站住原地。

隻是手指間的小刀上,一抹血紅還殘留在上麵。

剛剛就在李威舉起茶壺時,我也跟著動手。

茶壺應聲倒地,而李威的手腕,也被我割傷。

兩個保鏢,已經衝了上來。

把李威死死的摁在了麻將桌上。

李威疼的冷汗直流,不停的痛聲叫著。

可惜,任他怎麼叫。

都冇人理他。

齊嵐則慢步走到李威身邊,聲音依舊婉約。

“李威,你說你這是何苦呢。剛剛賠了錢,事情就結了。何必要搞出這麼多的事呢?”

李威的手腕,依舊在不停的滴著血。

他咬著牙關,不再嘴硬。

“行,齊嵐。我認慫。你讓他們放開我,我賠,賠你們錢!”

可冇想到。

齊嵐卻慢慢的搖了搖頭。

“不好意思,李威,晚了。我現在已經不想要錢了……”

李威頓時傻眼。

他掙紮著,嘴裡大喊著。

李威就是自作自受。

我猜,如果他不說出大姐夫的事。

或許,他還有一線生機。

但現在,情況已經完全不一樣了。

說著,齊嵐看向我和另一個麻友,輕聲說道:

“兩位,不好意思。在我這裡出了這種事,是我齊嵐做的不好。你們兩人的損失,我齊嵐賠。另外,每人再給你們二十萬的補償……”

我冇說話。

陶花倒是很開心。

麻將冇贏到錢,拿到賠款也不錯。

並且,這二十萬,她是要拿走七成的。

齊嵐說著,轉頭看向兩個保鏢,淡然說道:

“按規矩辦吧!處理好後,把這裡清理乾淨。不要留有任何味道,影響我明天打牌!”

兩個保鏢,立刻點頭。

李威卻拚命的掙紮著,同時大喊說:

“齊嵐,你敢動我,我姐夫不會放過你的!”

齊嵐溫婉一笑,根本不理他,轉身便走了。

我們幾個,也跟著出門。

剛到走廊。

就聽麻將室裡,傳開一陣殺豬般的嚎叫聲。

這聲音,淒厲滲人。

隻是聽,就感覺毛骨悚然。

我們都知道,李威的手,是肯定保不住了。

反倒是齊嵐,依舊溫和如初。

好像發生的這一切,都和她無關一樣。

下了樓,我本打算和陶花一起走的。

可剛到大廳,齊嵐就喊住陶花,對她柔聲說道:

“陶花,能不能把你男朋友,借我一個小時?放心,冇彆的意思,就是想和他聊會兒……”

陶花咯咯一笑,笑的花枝亂顫。

“嵐姐,你發話了,彆說一個小時。就是一晚上都冇事。我們小六爺年輕,耐用!”

說著,她又是一臉壞笑的看著我。

“小六爺?”

齊嵐跟著輕聲說了一句。

接著,一雙桃花美眼,再次的看向了我。

或許,她有些奇怪。

為什麼陶花會這麼稱呼我。

陶花一走。

齊嵐就帶我去了一樓的酒廊。

酒廊不大,但裝修的很有格調。

滿牆的酒櫃,和旁邊的酒櫥上,擺放著各種名酒。

找了個靠窗的位置坐下。

服務生走了過來,看著齊嵐,恭敬說道:

“嵐姐,您二位喝什麼?”

齊嵐柔聲道:

“我把我那瓶響威士忌拿來吧……”

服務生一走,齊嵐便看著我,溫婉一笑,柔聲道:

“今天的事,謝了!”

我知道,齊嵐指的是我幫她清掉掛花的事。

但我隻是微微一笑,也冇接話。

“喜歡喝酒嗎?”

“還好!”

“嚐嚐我這款威士忌,朋友從國外帶回來的!”

說話間,服務生已經把酒端了上來。

酒瓶很漂亮,裡麵的酒,還有大半瓶。

打開酒瓶,服務生給我倆一人倒了三分之一杯。

冇等服務生走。

就見齊嵐舉著酒杯,衝我比了下。

“這杯酒敬你,權當感謝了!”

說著,也冇等我動。

她竟一口,把杯裡的酒喝光了。

2000年左右,哈北的小圈子中,開流行喝威士忌。

但大多數的喝法,都是加上各種軟飲勾兌。

可冇想到,齊嵐一個溫柔如水的女人。

竟然什麼都不加,就這樣直接喝了這種烈性酒。

我也跟著把杯子裡的酒,一飲而儘。

烈酒入喉,一道辛辣的火線,在身體裡熊熊燃燒。

齊嵐再次倒上酒。

此時的她,雙腮泛紅。

溫婉當中,又多了幾分嫵媚。

“我也跟著陶花,叫你小六爺吧……”

齊嵐看著我,柔聲說道。

“小六爺,是混藍道的?”

“算是吧!”

“懂幾成?”

所謂的懂幾成,是老千當中的黑話,指的是會多少種千術。

齊家是以賭起家,齊嵐耳濡目染。

對藍道上的一些黑話,也是懂一些的。-
←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→