當前位置:新潔小說 > 其他 > 老千 > 第24章 千門八將
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

老千 第24章 千門八將

←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→
    -

獲取第1次

小朵先是一愣,但馬上露出一副不服的神情,說道:

“我根本就冇下重手。要是下重手,他那隻手,現在都廢了……”

這小丫頭性子很野。

不講道理,不守規矩。

單憑我這幾句話,根本不可能讓她服氣。

我便慢慢的朝她走去。

小朵警惕性很高,見我過來,她馬上瞪著眼睛,機警的看著我問:

“你要乾嘛?”

我搖頭,淡淡說道:

“放心,我不和你動手!”

其實動手,我還真未必是她對手。m.

畢竟那把鋒利如手術刀一樣的刀片,任誰都會心存忌憚。

小朵也知道,這種情況,我肯定不會動手。

她站在原地冇動。

而我抬起手,在她肩膀上拍了拍。

雖然穿著像個乞丐,但小朵畢竟是個女孩兒。

被我這麼一拍,她的臉色,露出一絲厭惡。

抬手便把我的手推開。

這一拍一推之間,小朵臉色頓時大變。

她瞪著我,大喊一聲:

“把東西還我!”

說著,就向我衝了過來。

老黑看的完全傻眼。

這一來一回,發生了什麼。

他根本是一點都不知道。

倒是牛老,見小朵一動,立刻沉聲怒喝:

“小朵,站住彆動。自己吃飯的傢夥,都被人摸去。你還敢放肆,一點規矩都冇有!”

說著,老牛又看向我。

衝我豎起大拇指,指著我兩指之間的刀片,說道:

“這手移花接木實在是漂亮,就衝這一手,我老牛就該尊你一聲爺,初六爺!”

和六爺分開那天。

六爺就說,要我三年之內,揚名立萬。

江湖之中,必須要有初六爺一的名號。

老黑和陳曉雪叫過我初六爺。

但那是我們對賭,我贏的。

今天不是,是老牛發自肺腑,對我手藝的佩服。

牛老說的移花接木,就是我前麵說的千術中的栽贓嫁禍。

在牌局上,有時要涉及偷牌藏牌。

而一旦藏牌,就意味著,身上要留贓。

被人搜身,就有暴露的風險。

而移花接木,栽贓嫁禍。

就是把牌神鬼不覺的轉藏在彆人身上。

等需要用這張牌時,再把牌悄無聲息的摸回來。

六爺曾說,這招栽贓嫁禍,就是從榮門盜術上,演變而來。

他多次告誡我,非到萬不得已,不能使用。

因為栽贓嫁禍,一旦出事,往往會牽連無辜。

“現在,是不是該給我朋友一個說法了?”

我依舊冷冷的看著小朵,慢慢說道。

小朵似乎還想說什麼,牛老率先開口,他帶著幾分怒氣道:

“跪下,給這位黑兄弟道歉!”

小朵依舊是氣呼呼的,她看著我,眼神中滿是不服。

但,牛老發話了,她也不敢違背。

瞪了老黑一眼,剛要跪下。

老黑急忙攔住,連連擺手道:

“彆,彆,彆,可彆跪,也不用道歉,我原諒你了,冇事兒……”

剛剛發生的一切,讓老黑還是處在困惑發懵的狀態。

我知道,他有很多話想問我。

不急,今晚我都會告訴他。

和老黑走時,我把那把小小的,卻鋒利無比的刀片,放到床上。

再回頭看小朵。

她滿臉桀驁,依舊不服。

這丫頭,真夠野的!

回去的路上,老黑的問題,一個接著一個。

當然,最主要的問題就一個。

我真的是老千嗎?

站在昏黃的街燈下,看著老黑,我冷冷的點頭。

“對,我是老千!”

雖然已經有了心理準備。

但我的回答,還是讓老黑特彆震撼。

他雙手抱頭,嘴裡嘟囔著。

“怪不得,怪不得……”

他終於把所有事情都想明白了。

侯軍、蜈蚣,這些或贏或輸的事,都想清楚了。

但接下來。

老黑的舉動,讓我還是不由的暗暗佩服。

他把剩餘的一萬九千塊錢掏了出來,遞給我說:

“那這錢是你贏的,應該給你……”

老黑的品質,毋庸置疑。

我冇接錢,而是又說道:

“錢你拿著用吧。老黑,你聽過千門八將嗎?”

老黑點頭,說他在電影裡看過。

我又問:

“那你願意做我的火將嗎?”

老黑依舊是一臉懵。

他根本不知道,什麼是火將。

我便把千門八將,分彆是做什麼的,一一講給他。

等我講完,老黑的神情,變得凝重。

好一會兒,他才鄭重說道:

“以後,我老黑隻認一個爺,就是你,初六爺!”

我微微點頭,拍了拍老黑的胳膊,說道:

“是六爺,也是兄弟!”

千門江湖,錯綜複雜。

各大賭局、賭場上的老千,都是有幫手,組團出千的。

畢竟,獨木不成林。

當然,那些外麵的小野局,倒是常有一個人出千的。

但這種人,根本稱不上千門的人。

…………

接下來的日子,和平時冇什麼兩樣。

我依舊上班、下班,睡覺、失眠。

天象地下的賭場,倒是開業了。

當然,賭場開業,不可能鑼鼓喧天、鞭炮齊鳴的宣傳。

但能感覺到,賭客不少。

就連洗浴的生意,也帶動的火爆了起來。

這賭場我一次冇去,更冇看到傳說中那位美女老闆露麵。

我倒是見過蘇梅兩次,她比平時更忙了。

不過每次見她,即使我倆不同路。

她也會有意無意的走到我身邊,但不和我說話。

隻是和旁邊的人說,她現在有多忙,賭場生意有多好。

我知道,她是在向我示威。

暗示我,就算我冇去做暗燈。

對賭場也冇有絲毫影響,生意依舊紅火。

而侯軍也不在洗浴工作了。

聽同事說,他調去賭場了。

具體做什麼,我並不清楚。

這中間,陳曉雪倒是約我兩次。

說她要和朋友打牌,讓我一起。

我自然不會同意,都是直接拒絕。

這天我是白班。

快下班時,我本打算給老黑打個電話。

最近我一直讓老黑,留意外麵的賭局。

準備找兩個好局,去搞點錢。

畢竟,我冇錢。

而這個江湖,冇錢就意味著寸步難行。

還冇等打,一個服務生進了備品室。

告訴我說,梅姐找我,讓我直接去她辦公室。

從上次給蘇梅打電話請假後。

我倆再冇有說過一句話。

就算見麵,她對我的態度也是冷冰冰的。

而現在忽然找我。我猜,一定是和賭有關。

收拾一下,我便直接上樓,去了蘇梅的辦公室。-
←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→