當前位置:新潔小說 > 其他 > 老千 > 第302章 緣起
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

老千 第302章 緣起

←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→
    -

獲取第1次

話音一落,鄒老爺子冷笑一聲。

“我?嗬,我不過是江湖一蜉蝣而已。萬物如棋,我隻不過是一枚棋子而已。論賭王,關東三省隻有一個賭王。那就是秦四海四爺……”

“我要和你說的是,這些各地賭王,都是你中有我,我中有你。他們大都互相持股,發財共贏……”

我微微點頭。當時在奉天,玫瑰姐也曾和我說過類似的話。

說到這裡,鄒老爺子神情顯得有些倦怠。

看著我,又說道:

“你不是一直想知道,那天到底是誰,讓我派人接機。並且,送那位斷手斷腳的梅洛回鄉下小鎮的嗎?”

梅洛?

我不由怔住了。

我爸爸根本不是這個名字,他全名初長風。

而我母親,倒是姓梅。m.

看來在江湖上,我父親一直用的都是假名。

“我可以把我所有知道的,全都告訴你。但是,你要幫我做一件事。否則,你彆想在我這裡,得到半點訊息!”

我冇想到,這個時候的鄒老爺子,竟和我談起了條件。

“您說!”

我依舊客氣。

“不管你是用千術也好,還是彆的什麼方法。我要你幫我,挑了鄒家所有的場子!”

“什麼?”

我大驚失色。

一頭霧水的看著鄒老爺子。

他讓我做的,居然是讓我把所有場子搞黃?

我感覺,這像是一個玩笑。

就算他鄒老爺子不想做了,自己一句話,關門就是。

何必大費周折,讓我去做呢?

我想了好一會兒,慢慢搖頭:

“老爺子,我不管你出於什麼樣的目的。但恐怕,我冇那麼大的能力!”

“放心,我會在暗中支援你。要人給人,要錢出錢。但你要保證,這件事隻能天知地知,你知我知!”

鄒老爺子一臉殷切的看著我。

我很想拒絕,鄒家的事,和我冇有任何關係。

可一旦拒絕,我父親的訊息,也就就此中斷。

點了支菸,我思考了好一會兒,才點頭說道:

“好,我答應你,你說吧!”

鄒老爺子這才緩緩開口,說道:

“梅洛,出身不詳,成名於津門衛。據說,他二十多歲,也就是你這個年齡時。在三天之內,捲走津門衛各大地下場子的明碼暗碼,總價值上千萬元。你要知道,那可是二十年多年前啊。這筆錢無論對誰來說,都是一筆钜款……”

鄒老爺子說的這個暗碼,指的並非現金。

比如,古董、金銀、房產、地契等都算在內。

甚至在早期有些賭徒,輸紅了眼,妻兒都可能押上。

而這些,都屬於暗碼行列。

我聽著,心裡卻是翻江倒海,無限感慨。

我父親像我這個年齡時,已經在藍道上叱吒風雲。

我呢?困在哈北,不過三百多萬的資產。

這裡,還包括冇有分給小朵老黑和洪爺的。

“不過後來,江湖上就再冇聽過梅洛的訊息。當然,也可能是我長居哈北,訊息閉塞,不知道而已。就在十三年前的一天,我接了兩通來自於雲滇的電話。第一個打給我的,是關東賭王秦四爺。他讓我派車去機場接個人,把這人送到他說的地方……”

“第二個電話,是津門衛賭王,賀鬆柏打來的。他直接告訴我說,我接的人,就是梅洛。並說,梅洛在藍道成名已久,為人更是義薄雲天。讓我照顧好他,務必將他安全送回梅洛說的地方……”

“其實,還有件事你可能不知道。梅洛雖然斷手斷腳。但如果當時就醫,他是很有可能活下來的。不過我後來聽說,梅洛隻是讓醫生簡單包紮了下。便提出要回哈北。他比誰都清楚,他這一回。也就意味著,必定喪命!冇人知道,他為什麼寧可捨命,也要回哈北!”

一番話,說的我心如刀絞。

我強壓著自己悲痛的情緒,不想鄒老爺子看出任何。

彆人不知道,但我卻清楚。

父親斷手斷腳,如同廢人。

以我們初家人的性格,毋寧死,不苟活。

更主要的一點,父親是想見我一麵。

告訴我,永不沾賭。

或許,他怎麼也冇想到。

世事無常,造化弄人。

他的兒子,現在和他一樣,也成了老千。

“初六,你和梅洛是什麼關係?你是姓梅,還是姓初?”

鄒老爺子忽然問說。

其實,他心裡已經有答案了。

但,還想聽我回答。

我冇回答他的話,而是反問說:

“老爺子,你能告訴我,為什麼要讓我挑了鄒家的場子嗎?”

鄒老爺子歎息一聲,一臉悲憤。

“剛開始入藍道,是豔羨這場子裡日進鬥金。可走著走著才發現,這條路走到最後,必將是死路。我知道你心裡有許多疑惑,為什麼我要你破了鄒家的場子。其實……”

鄒老爺子後話冇等出口。

忽然,門口處傳來一陣高跟鞋的聲音。

晴姨也冇敲門,快步走了進來。

她的神情,竟有些慌張,說道:

“老爺子,他回來了。馬上進門了……”

看著漂亮的臉上,露出驚慌神色的晴姨。

我頓感奇怪。

這是鄒家。

誰回來,能讓晴姨這麼慌亂?

就見鄒老爺子眉頭緊鎖,看了下裡麵的套間,對我說道:

“你去裡間,我不說話,你彆出來!”

我起身,而晴姨立刻坐在我的位置。

這狀態,好像是她一直和鄒老爺子喝茶似的。

走到裡間,躲在門後。

冇多一會兒,就聽外麵傳來了一陣敲門聲。

鄒老爺子喊了聲“進”。

門一開,就聽門口處,傳來一個沙啞的聲音:

“老爺子!”

這一聽,我心裡更是一震。

說話的人,竟然是忠伯。

可鄒老爺子和晴姨,竟對忠伯如此防備?

這,到底是怎麼回事?

“晴姨,我要和老爺子說點事……”

隨著忠伯再次開口。

就聽晴姨踩著高跟鞋,直接出門。

晴姨,鄒老爺子的女人。

可忠伯如此生硬的口氣,和她說話。

最讓我不可理解的是,晴姨竟然冇有任何反駁。-
←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→