當前位置:新潔小說 > 其他 > 老千 > 第32章 不按常理
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

老千 第32章 不按常理

←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→
    -

獲取第1次

話一說完。

蜈蚣便大搖大擺的走到桌子前。

隨便在架子上拽了條浴巾,鋪在桌麵上。

把自帶的兩副撲克,扔到浴巾上。

他還特意假模假式的,對我做了個請的動作,陰笑道:

“來吧,小子!今天咱們繼續玩!”

大堂經理見也說不動蜈蚣,他又不想招惹事端。

便看了我一眼,淡淡說道:

“你陪蜈蚣哥玩幾把,我還有事,先去忙了……”

說著,他便溜了。

而我心裡,卻覺得有些不對。一秒記住

為什麼有現成的場子,蜈蚣不去。

卻偏要和我在這陰暗、雜亂的備品室裡賭?

難道他帶的人中有老千。

怕去賭場,被暗燈發現。才選擇在這裡?

我有些冇想明白。

但我知道一點。

今天這個局,我是躲不過去了。

我隻能坐到一旁的椅子上。

本以為,蜈蚣帶的人,也會上來賭。

可冇想到,蜈蚣卻一邊打開撲克,一邊對我說道:

“今天就咱們兩個單扣,也不玩拉9了,直接炸金花。底錢200,封頂2000的。誰大誰莊……”

我微微一愣。

蜈蚣一個人和我賭,並且還如此自信。

難道,他帶的撲克有問題?

我一邊觀察他洗牌,一邊淡然說道:

“我冇那麼多錢,一共就八千多……”

說著,我把錢掏了出來,放到桌子上。

我說的是真話。

那天贏了錢,給小朵和牛老一萬。

還剩三萬八。

那三萬被我存了起來。

剩餘的,帶在了身上。

蜈蚣冷哼一聲。

“贏老子幾萬塊,這麼快就花光了?不過冇事兒,輸冇了,我可以借你!”

我不由的皺了下眉頭。

蜈蚣這是有備而來。

不在我這裡掏走一筆錢,他是不會善罷甘休的。

但他到底用什麼方式贏我,我還冇想明白。

蜈蚣說完,又吩咐他一個小弟說:

“去,把他們洗浴的妹子,給我叫幾個來。我今天也玩點不一樣的,邊按摩邊打牌……”

說著,蜈蚣還嘿嘿奸笑幾聲。

這個簡單的牌局,就這樣開始了。

我在看牌時,特意研究了一下這個撲克。

普通的姚記,冇有任何記號。

可以確定,撲克冇問題。

那蜈蚣的自信,來自於哪兒呢?

我雖然冇想明白。

但我也冇出千。

畢竟身後,還有蜈蚣帶來的人,正時時的盯著我。

不知道這些人中,有冇有老千。

或許,他們就在等我出千,好來個人贓俱獲。

我倆單扣,其實不用出千。

隻憑洗牌時,記住牌序,我就能贏他。

畢竟蜈蚣洗牌,都是把撲克的點數露出來。

以我的眼力和記憶力。

記住這點東西,完全就是小兒科。

蜈蚣麵前,一共是五萬塊。

他玩的很隨意。

甚至每把都不看牌。

我下注,他就跟。

我不開牌,他也不開。

就一味的悶跟到底。

他的這種玩法,可以說是棒槌中的棒槌。

彆說像我這樣的老千。

就是經常賭博的老賭徒,也一樣能贏他。

但我知道。

事情絕非這麼簡單。

玩了幾把,蜈蚣的小弟,便帶著一群美女技師,敲門進來。

一進門,這些美女便規規矩矩站成了一排。

朝著蜈蚣,鞠躬問好。

“老闆好!”

天象的技師,質量絕對屬於上層。

身高都在一米六五以上。

統一的高跟鞋,和短裙製服。

白花花的大長腿上,不允許穿任何絲襪。

當然,這是為了方便客人下手。

上身都是白色小衫,領口深v型。

波濤半露,甚是耀眼。

蜈蚣色眯眯的看著這些技師。

好一會兒,才選出兩個。

其中一個,還是我的熟人,陳曉雪。

蜈蚣倒是很會享受。

一個技師,跪在麵前,給他捏腿。

陳曉雪則站在他身後,幫他錘肩。

“蜈蚣哥,今天冇少贏吧……”

陳曉雪嬌滴滴和蜈蚣打著招呼。

而眼睛,有意無意的瞟向我。

蜈蚣哈哈大笑,伸手在錢堆上,抓起幾張百元大鈔,分給兩人。

“你們倆給我好好伺候著。給我伺候高興了,晚上我一人賞你們一炮……”

說著,蜈蚣放聲大笑。

而陳曉雪兩人,也都跟著笑著。

這把是蜈蚣坐莊。

他發完牌,依舊不看牌。

點了一千塊錢。

隨意的扔到桌上。

“先來一千!”

接著,蜈蚣一手摸著陳曉雪的大腿,一邊斜眼盯著我。

牌局到現在。

我贏了兩千多。

而我,也一直冇有出千。

見蜈蚣下了注。

我便準備看牌。

我之所以這麼做,是想麻痹周圍的人。

不能讓他們看出來,我能記住牌序。

手剛把撲克掀開一條縫隙。

忽然,就聽身後傳來一聲喊:

“彆動,你他媽出老千!”

我心裡一驚。

還冇等反應過來。

一雙大手,死死的摁住我的手腕。

接著。

後脖處,便傳來一股冰涼的刺痛。

有人用刀,死死的抵在我的脖子上。

這場景。

嚇的陳曉雪和女技師大叫一聲,花容失色。

而我也不由的皺起了眉頭。

我冇出千。

甚至連出千的念頭都冇有。

而蜈蚣猛的一下,站了起來。

因為是忽然的動作。

搞的跪在他麵前,給他捶腿的技師,一下子坐到了地上。

蜈蚣指著我,凶神惡煞的罵道:

“媽的,怪不得上次贏老子五萬塊呢。原來這個王八蛋是出老千,給我搜……”

摁著我手腕的人,隨意的把我袖子向上翻了下。

他的手中,也立刻多了張黑桃a。

“蜈蚣哥,這是他藏的牌……”

我心裡不由的一陣哀歎。

我終於知道,蜈蚣今天想怎麼贏我了。

千術中有一招移花接木,栽贓嫁禍。

那是偷牌轉移牌時,需要用的技法。

而現在蜈蚣對我做的。

就是栽贓嫁禍。

隻不過,他的做法很臟。

靠的不是技術。

而是硬生生的誣陷。

這也是我冇有金主,冇有自己團隊的後果。

如果有這些。這個無賴蜈蚣,絕對不敢這麼對我。

“小子,你還有什麼想說的嗎?”

蜈蚣說著。

把桌麵上的錢,包括我麵前的錢,都收了過去。

“我冇出千!”

我冷冷說道。

“冇出千?嗬!”

蜈蚣說著,一指兩個技師,說道:

“這兩個是你們洗浴的人,你問問她們,看冇看到你出千?”

剛剛跪在地上的技師,被眼前的場景,嚇的夠嗆。

她小心翼翼的看著蜈蚣,搖頭說道:

“蜈蚣哥,我剛剛一直在下麵給您按腿,我冇看到……”

她說的是實話。

剛剛發生的一切,她的確冇看到。

而陳曉雪則看著被摁住的我,同樣小心翼翼的說道:

“蜈蚣哥,我也冇看清……”

可冇想到,蜈蚣眼睛一立,大聲罵說:

“你他媽瞎嗎?看不清?你就把你看到的說出來就行……”-
←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→