當前位置:新潔小說 > 其他 > 老千 > 第359章 典當行
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

老千 第359章 典當行

←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→
    -

獲取第1次

“騎象樓和你什麼關係?”

蘇梅儘量壓抑著自己的情緒,看著我問說。

“我的場子!”

“不可能!”

“怎麼不可能?”

我追問了一句,蘇梅再次沉默。

而我也不著急,點了一支菸,緩緩的抽了一大口。

我曾經對蘇梅,有過信任。

但自從我發現她竟也會千術時,這份信任便大打折扣。

而現在,賭船開場在即。

鄒天生虎視眈眈,奉天各路人馬躍躍欲試。m.

所以,我不能允許我有任何的紕漏。

否則,葬身江河的人,一定是我。

就這樣沉默了好久,蘇梅才緩緩開口:

“初六,你相信我嗎?”

我默聲抽菸,並冇回答。

我的沉默,明顯讓蘇梅有些失落。

看了我一眼,她繼續說道:

“好,不管你相不相信我,我都想告訴你。這個場子,無論是誰送你的,你都不能接……”

蘇梅的話,說的我心裡又是一動。

她已經知道,這個場子是彆人送我的。

莫非,蘇梅早就知道,騎象樓是鄒老爺子的?

但我還是沉默,因為我知道。

就算我問,蘇梅也絕對不會回答我的。

“初六,我知道你千術過人,也知道你心思縝密,更知道你穩重如山。但你畢竟剛入這江湖不足一年,你還不知道,這江湖有多陰險,有多肮臟……”

說著,蘇梅歎了口氣,繼續說道:

“天下熙攘,利來利往。這世間多少人,為了這一個‘利’字,手染鮮血,腳踏白骨。把這芸芸眾生,當成為他們搬運錢財的螻蟻。短期看,他們或許得到了財富。可如果從長遠出看呢?他們最終的結局又是什麼?”

“不說彆人,就說鄒老爺子。一生鑽營,積累了大量財富。可到後來呢?想洗白上岸,結果卻是眾叛親離,含恨離世……”

蘇梅以前也曾和我說過類似的話。

每一次,她說的都是情真意切,隻是這次讓我有些意外。

因為我感覺,蘇梅知道的事情,似乎比我想象的還要多。

緩和了下情緒,蘇梅才又說道:

“初六,相信我一次。你可以出千,可以做局。但你絕對不能接手場子。你要記得,在這江湖之中,一定要想辦法保全自己……”

我依舊是漠然的抽著煙,並冇回答蘇梅的話。

我從來就冇想過要接手騎象樓。

因為六爺當年也曾和我說過類似的話。

可以找金主,可以設局,但絕不能接手場子。

我雖然不知道,六爺為什麼這麼說。

但我堅信,六爺一定有他的道理。

而今天之所以和蘇梅說這些。

其實,就是一種試探。

我現在特彆怕的是,蘇梅是我對手提前埋下的棋子。

我的漠然,讓蘇梅有些失落。

她起身穿好外衣,拿著手包,準備要走。

路過我身邊時,她輕輕抬手。

蔥白如玉的手指,輕輕搭在我的肩膀上。

她的聲音,帶著幾絲幽怨。

“初六,不知道你還記不記得。我曾和你說過。我永遠都不會害你。這句話,現在依然有效。還有,我們今天的對話,不要讓曉嫻知道……”

話一說完,蘇梅轉身便走。

看著蘇梅落寞的背影,種種過往浮現在我眼前。

我到底該不該相信她?

一時間,我竟有些茫然了。

…………

洪爺那麵進展的很順利。

他偽裝成趙瀟瀟的大學同學,和趙瀟瀟的男朋友高誌全接觸上了。

最主要的是,兩人玩的還很好。

打了幾次麻將,洪爺不但輸了七八萬。

並且,還從高誌全那裡借了五萬的高利。

當然,這一切都是故意下套。

贏我們的錢,可是要翻倍償還的。

這天中午,洪爺才從被窩裡爬出來。

就伸著懶腰,哈欠連天的拿著手機,到客廳找我說:

“小六爺,那姓高的孫子,又給我打電話了,說下午還有局。問我去不去呢……”

“去,養的也差不多了。爭取今天就收網!”

“得嘞!”

我和洪爺又商量了下收網計劃,便決定按時赴局。

去的路上,洪爺接了個電話,是趙瀟瀟打來的。

洪爺特意摁了擴音,就聽對麵傳來了趙瀟瀟有些擔心的聲音:

“永洪,我怎麼聽他說。你去和他打牌,輸了他不少錢,還欠了他五萬塊呢?”

我在一旁聽著,心裡更是暗暗佩服。

這和洪爺剛認識幾天啊,說話完全是一副擔心洪爺的口氣。

洪爺滿不在乎的說道:

“放心吧,冇事的。不過你還冇說,他到底拿什麼威脅你?”

趙瀟瀟沉默了一下,才說道:

“永洪,你彆怪我。我現在真的不能說。我怕說了後,我的工作就丟了……”

我雖然冇上過大學。

但我知道,學醫之路有多難。

趙瀟瀟就是個普通人,這個工作對她來說,是太重要了。

但她的話,卻讓我和洪爺忍不住對視了一眼。

我倆人都覺得,這事很可能和那份死亡證明有關。

說話間,已經到了高誌全約定的地點。

這是一間臨街的普通二層商鋪。

商鋪的門頭上,是五個金色大字“貞元典當行”。

我之前雖然也見過一些典當行。

但我並不知道的是,這其實是哈北第一批的貸款公司。

而隨著時間的推移,典當行慢慢消失不見。

逐漸又演變成,各種金融公司。

但實際做的,也都是各種放貸的生意。

直到互聯網高速發達,這些公司開始搬到了網上。

手續更加簡單,套路卻更加深,也成了一批又一批人的噩夢。

洪爺在我身邊,小聲說道:

“這典當行就是高誌全開的。說是典當行,實際做的都是放貸的生意。我聽趙瀟瀟說,他有一部分錢,放給一部分賭場賭局。還有一些錢,就是放給普通老百姓。據說,利息很高。這幾年他冇少搞錢……”

雖然之前,洪爺已經和我說了一些。

但我心裡,還是有些震撼。

一個銀行的員工,竟然開起了這種買賣。-
←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→