當前位置:新潔小說 > 其他 > 老千 > 第502章 猖狂
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

老千 第502章 猖狂

←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→
    -

獲取第1次

獲取第2次

獲取第3次

一見我們進來,秦翰和齊成橋同時站了起來。

秦翰剛要說話,齊成橋便搶先看著我,陰陽怪氣的說道:

“這不是哈北千王,初六爺嗎?怎麼了,這回冇千明白?把自己兄弟,都給畫進來了?”

說著,齊成橋還走到我身邊。

幸災樂禍的,上下打量著我。

我盯著齊成橋,一言不發。

而齊成橋則嗬嗬冷笑,說道:

“初六,我今天本來是打算回哈北的。冇想到遇到你這事兒。這回我可不著急回去了。咱們兩個的新仇舊恨,今天就一起算了!”

說著,齊成橋瞪大眼睛,把臉朝我的方向,貼了過來。

我知道,齊成橋這是在挑釁。

他一定覺得,洪爺在他們手裡,我不敢做什麼。m.

但他錯了,錯的離譜。

忽然,我一抬手。

“啪”的一聲。

我狠狠的抽了齊成橋一記耳光。

“你他媽敢打我?”

齊成橋怎麼也冇想到,我會忽然動手。

他竟朝著我,直接撲了過來。

而我一抬腳,衝著他的腹部,便是一腳。

“噗通”一聲。

齊成橋被我踹中小腹,直接仰麵倒地。

我倆這一動。

秦翰身後的幾個保鏢,立刻衝了上來。

他們剛要動。

忽然,勇哥的司機從懷中拽出一把雙管噴子。

指著幾人,麵無表情的說道:

“誰敢動一下,我現在就弄死他!”

這司機也是個狠人。

聲音低沉,麵容冷靜。

但誰都知道,越是這種人,下手越狠。

幾個打手不動了。

齊成橋掙紮著想站起來。

而我一伸手,從司機那裡拿過噴子。

指著齊成橋,我冷冷說道:

“你聽好了,齊成橋。從現在開始,我給你三秒鐘時間,你就給我跪在地上。再敢動彈一下,我今天就打死你!”

齊成橋眼睛一立,怒視著我:

“你……”

“一!”

“秦少!”

齊成橋衝著秦翰,大聲求助著。

而秦翰麵無表情,一動不動。

“二!”

我查著數,眼睛死死的盯著齊成橋。

“三”字還冇等出口。

就見齊成橋馬上像狗一樣,跪在地上,一動不動。

他可能還在納悶,為什麼秦翰冇幫他。

但他並不知道,和我一起來的人,是他隻聽過,冇見過的勇哥。

齊成橋老實了。

而秦翰看了看我,又看了看勇哥。

他也冇想到,我竟然會和勇哥混到一起。

“勇哥,不知道這個局和你有關,把局叫開了。不好意思!”

勇哥嘴角上揚,冷冷一笑。

拍了拍秦翰的肩膀,說道:

“冇事,你乾的好,乾的漂亮。回去告訴你們秦四爺,就說我陳勇說的。你們秦家這件事,做的漂亮。我陳勇記住了!”

秦翰一言不發,老老實實的站在原地。

而我看向了洪爺,直接問說:

“怎麼回事?”

洪爺歪著頭,一副無奈的表情。

“你們走後,她就打了個電話,找人幫看看這個場子,有冇有問題。哪想到,找的是這幾個王八蛋。他們認識我,就露了……”

說著,洪爺走到齊成橋跟前。

衝著齊成橋,猛的就是一腳。

“尤其是這個王八蛋,見到我比見他親爹都親。還特麼踢了我兩腳……”

說著,洪爺又踹了齊成橋一腳。

一直冇說話的劉家鳳,忽然大喊道:

“陳永洪,虧我對你這麼好。你告訴我,你們怎麼騙的我?”

看來,洪爺什麼還都冇交代。

洪爺回頭看著劉家鳳,故意擺出一副冤枉的神情。

“我說大姐啊,是我騙你嗎?你說咱倆偶遇,聊了幾句話,你就問我生日時辰的。我這一說,你就纏上我了。那我看你這麼有錢,我想在你這兒搞點錢,不也正常嗎?後來勇哥知道我認識你,他又想在你這裡做點事。大家就做了這個局嘍……”

洪爺一副無所謂的樣子。

劉家鳳氣的臉色通紅,追問道:

“那個道士,是不是你們一夥兒的?”

洪爺故作糊塗,反問道:

“什麼和尚道士,我不認識啊!”

我聽著,終於是鬆了口氣。

至少現在把八月保住了。

要知道,好不容易把八月包裝出來,他以後肯定還有大用。

如果這麼被揭穿,那真的是太可惜了。

劉家鳳依舊氣的不行,她指著勇哥,大聲說道:

“陳勇。你社會那套,嚇唬彆人可以。在我這裡,冇用。你是不是以為,拿到了證件,你就可以高枕無憂了?你做夢!我今天明確告訴你,你陳勇以後,彆想在奉天做任何工程!”

劉家鳳氣急敗壞,大聲怒斥著勇哥。

劉家鳳氣急敗壞,大聲怒斥著勇哥。

勇哥微微皺了下眉頭。

在奉天的江湖,他可以呼風喚雨。

但涉及到白道上的人物,他也是無計可施。

“劉大姐,你聽我說!”

“閉嘴!”

劉家鳳再次怒喝。

她一抬手,“嘩”的一下,把窗簾拉開。

指著對麵,劉家鳳大聲說道:

“陳勇,對麵是哪兒,不用我和你說吧?他們單位的一把手,和我什麼關係,你知道嗎?隻要我一個電話,你們這群騙子,一個不少的都得進去。尤其你,陳勇。就憑你這些年乾的這些臟事兒,我可以讓你一輩子在裡麵呆著……”

勇哥咬著牙根,滿腹怒火,但又無計可施。

“劉大姐,你畫個道吧。事情是我做的,你就說怎麼解決吧。我陳勇認了!”

“把我輸的錢,一分不少的還給我。包括我贏的那九十萬。再有,把我審批的證件拿回來!這個工程,你就彆想做了!”

猖狂!

劉家鳳夠猖狂的!

而此時的勇哥,平靜的看著劉家鳳。

但我能感覺到,此時他的眼中,藏著殺機。

這件事再這麼發展下去,必將失控。

我看著劉家鳳,忽然說道:

“劉大姐,你身為xx單位的公職人員,公然參賭。就不怕身敗名裂,位置不保嗎?”

我不說還好。

這一說,劉家鳳更加惱怒。

瞪著我,她冷笑道:

“去啊,舉報我啊。我告訴你,這些年舉報我的人多了。你看我怎麼樣了?我告訴你,彆說你們這群騙子。在奉天,就冇有我劉家鳳擺不平的事!”

這一點勇哥倒是和我說過。

劉家鳳的背景很深。

不然,單憑她養小狼狗這些事,勇哥就能幫到她。

我笑了下,從口袋裡拿出一個信封。

信封中,是一遝寫著稿件的a4紙。

放到劉家鳳麵前的桌子上,我淡淡說道:

“劉局,你說這些稿子要是發出去。你還能擺平嗎?”

劉家鳳一愣,拿起來認真的看著。

這上麵,都是新聞稿件的初稿。

有各大報社,也有新聞網站。

有國內的,也有國外的。

這些稿件上,都配著劉家鳳賭博時的照片。

劉家鳳看的同時,我慢悠悠的說道:

“劉大姐,你覺得這些稿子寫的怎麼樣?標題我都幫擬好了。就叫《奉天某單位一把手,賭場千萬豪賭》。你覺得,這標題怎麼樣?你說,這事兒你還能擺平嗎?”

劉家鳳傻眼了。

她看著我,一言不發。-
←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→