當前位置:新潔小說 > 其他 > 老千 > 第540章 看局者
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

老千 第540章 看局者

←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→
    -

獲取第1次

這種碼牌方式,在這個局上倒是有些用處的。

即使勇哥洗過牌,隻要能看出他洗牌時。

左右手兩遝牌,彼此落下的穿插張數。

王大千就能記住其中幾張牌的位置。

雖然隻是幾張牌,但卻足夠影響牌局的走勢。

驗過牌後,王大千把牌放到桌上。

同時,對勇哥做了個請的手勢。

“勇哥,牌驗過了,冇問題!”

勇哥剛要到,就聽人群外,傳來一個蒼老的聲音:

“棒槌,地地道道的棒槌。你這麼驗牌,必死無疑!”

話一出口,所有人都轉頭張望。一秒記住

我雖然冇動,但心裡還是咯噔了一下。

因為這個聲音,我太熟悉了。

侃爺!

那個陰魂不散的侃爺!

不知道什麼時候,他竟然跑到了我們的場子裡。

分開人群,侃爺走到賭桌旁。

一頭亂蓬蓬的長髮。

加上多日不洗澡,身上帶著些許酸腐的味道。

讓周圍眾人,都不由的皺起了眉頭。

侃爺根本不在意這些,他衝著王大千,便說道:

“你到底會不會驗牌?有你這麼驗牌的嗎?”

王大千顯然不認識他,他一臉茫然的看著侃爺。

“你是誰啊?”

王大千問了一句。

侃爺還冇等說話,就見辮四虎立刻上前。

抓住侃爺的胳膊,就往外推,同時說道:

“不用理他,他是個精神病。還總去咱們場子呢。天天喊著,要見四爺!”

說著,就把侃爺推到一旁。

侃爺根本不在意眼前的辮四虎,他衝著王大千,大聲說道:

“小老千,你不是對麵這小子的對手。來,讓我替你賭這一局……”

王大千皺著眉頭,若有所思的看著侃爺。

此時的侃爺,已經被辮四虎趕到了門口。

但他死死的拉著門框,不肯出去。

同時,他嘴裡還大喊著:

“你不信我的,你肯定要輸的!”

方塊七也受不了這侃爺,衝著身邊的啞巴說道:

“去,把他給我趕出去。媽的,在這兒攪局呢?”

啞巴冇走兩步。

忽然,就聽王大千衝著辮四虎,大聲說道:

“四虎,鬆開他!”

辮四虎冇明白王大千的意思,但他還是鬆開了手。

王大千盯著侃爺,直接問說:

“你憑什麼說,我一定會輸呢?”

這就是王大千謹慎的地方。

如果換做彆人,早就把侃爺當成精神病,趕出去了。

但王大千卻不一樣,他試探的問說。

就見侃爺冷笑一聲,指著桌上的牌,說道:

“你以為我看不出來,你用的這招兒,是單手翻雲。對不對?”

一句話,說的王大千頓時傻了。

他一臉凝重的看著侃爺,問說:

“你到底是誰?你怎麼知道單手翻雲?”

侃爺再次冷笑,說道:

“單手翻雲還算什麼高超的千術嗎?我還告訴你,我能看得出來。這個小子,一樣能看得出來!”

說著,侃爺便指向了我。

一句話,說的我心裡翻江倒海。

雖然,我也是通過忠伯,才知道這手法叫單手翻雲的。

但我的確是看出來,王大千的手法了。

其實千術也好,賭術也罷。

有時候讓人生畏的,不是那些成名已久的高手。

而是像侃爺這種,深不可測又毫無章法的對手。

彷彿一眼,他就能把你看穿一樣。

王大千更是滿臉錯愕,他先是看了看我。

接著,又看向侃爺,問說:

“你怎麼知道,他能看到我的手法?並且,你憑什麼說我會輸?”

侃爺嗬嗬冷笑,指著桌上的撲克牌,說道:

“因為他用的手法,比你高明……”

說著,侃爺走到了王大千的身邊。

他抬頭看著我,眼睛流露出賊光,說道:

“我把一切都告訴你。但你要答應我一個條件……”

“你說!”

“帶我去見秦四海!”

王大千眯縫著眼睛,一言不發。

倒是一旁的秦二爺,立刻說道:

“你個老東西,你以為你是誰?還想見四弟……”

秦二爺話音剛落,王大千便點頭說道:

“好,我答應你。但前提是,你要說的對纔是!”

就聽侃爺大笑一聲,說道:

“這天底下,還有我說不對的千術嗎?”

話音一落,就見他再次指向撲克牌。

看著我,得意說道:

“小子,我讓你不跟我賭。我今天,就把你的手法叫開。你用的這招兒,叫燕築中巢……”

我看著侃爺。

此時我的內心,竟是一種無言的狀態。

侃爺又一次的說對了。

而我的無言,是不知道該如何麵對。

我出道以來,用過的手法很多。

但這是第一次,被人當眾叫開。

“燕築中巢?”

王大千茫然的說了一句。

“對,燕築中巢。就是在驗牌時,快速記牌。同時,把記下的牌張,切到牌堆中間的位置,這就叫中巢。也就是說,你單手翻雲記下的那幾張,不過是他中巢裡麵的張數而已……”

說著,侃爺又看向勇哥,繼續說道:

“一會兒荷官洗牌,他隻要記住荷官洗牌時,是如何穿插搭牌的。就可以知道中間大部分的牌張。我問你,這你怎麼贏?”

王大千看了看牌,又看了看我。

接著,又問侃爺說:

“怎麼破?”

“廢物!這麼簡單的還需要問嗎?”

王大千這才恍然大悟。

就見他再次的拿起牌,兩手在桌上胡亂的推洗後,才又交還給勇哥。

一旁的侃爺,哈哈一笑。

“對嘛,現在你們兩個,誰也不認識牌了。這纔是公平的賭局……”

說著,他一彎腰。

摟著王大千的肩膀,同時抬著頭,賊眉鼠眼的盯著我,說道:

“不用千術,我一樣會幫你贏了他。你相信我!”

“不好意思,這一局是初六和王先生的賭局。你不能幫忙!”

一旁的勇哥,忽然說話了。

“憑什麼?”

侃爺瞪著眼睛,不滿問說。

“憑我是荷官,負責這一局的公證!”

“你說了不算,我就要幫他!”

或許是在奉天遊蕩了這麼多天,他終於能有機會,去見秦四海了。

所以,他顯得很激動。勢必要幫助王大千。

隨著侃爺話音一落。

勇哥的司機,已經走到了侃爺的身邊。

一抬手,一把雙管噴子,頂在了侃爺的頭上。

“你現在說,我哥說的算不算?”

侃爺茫然的看著司機。

而司機冷著臉,淡淡說道:

“我冇有你們的耐心。最後問一句,算不算!”

說著,這司機轉過頭去,也不看侃爺。

誰都知道,隻要侃爺敢說個不字。

這司機肯定就會扣動扳機。

能感覺到,侃爺明顯不服。

瞪著眼睛,看著司機。

我發現,他的手竟悄悄的放到了他隨身的書包裡。

莫非,他真的想還手?-
←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→