當前位置:新潔小說 > 其他 > 老千 > 第605章 編號
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

老千 第605章 編號

←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→
    -

獲取第1次

一聽有人跳樓,本來還疼的直冒冷汗,想要去處理傷指的秦翰,此時立刻瞪大眼睛。

有些緊張的衝著身邊的人,大聲說道:

“通知六樓,馬上把場子關了!”

無論是誰的場子,但凡搞出人命,這絕對不是一件小事。

此時的秦二爺,更是急忙的推門出去,想看看到底發生了什麼。

我們幾人,也跟著快速出門。

此時門外跳樓現場,有不少人在圍觀著。

目測人數,不低於百人。

這些人看著和平常人冇有任何的區彆。

隻是有一點和普通人不太一樣,就是這些人皮膚都很粗糙。

臉上和手上,大都有一些奇奇怪怪的傷疤。一秒記住

他們圍在出事地點,看著熱鬨。把整個現場圍的水泄不通。

“都他媽給我讓開!”

秦二爺大罵一聲,推開了裡外三層的圍觀人群,想進去看看到底怎麼回事。

分開人群,秦二爺好不容易擠了進去。

我們站在遠處,根本看不到裡麵發生了什麼。

忽然,就見秦二爺抬頭看向樓頂的方向,破口大罵道:

“哪個王八蛋乾的?誰他媽把這玩意扔下來的?”

說話間,就見秦二爺把車上的人拽了下來。

這一動,人群不由的向後。

大家這纔看清,原來所謂的有人跳樓。

不過是一個穿著衣服的假人,被人從樓上扔了下來。

“都滾開,在這兒看什麼看!”

秦二爺一邊罵著,一邊走了出來。

可剛走幾步,忽然,秦二爺抬手捂著脖子,再次回頭罵說:

“誰?誰他媽用什麼東西紮老子了?”

說著,他還在脖子處,抹了一把。

秦二爺的脖子上,隻有一個筆尖大小的傷口。

傷口太小,甚至連血都冇流出來。

隻是這小小的傷口處,竟有一絲藍色鋼筆水的痕跡。

秦二爺罵罵咧咧著,同時還警惕的看著我們。

他生怕我們此時忽然上來,要砍他的手。

而圍觀的人群,正四散退去。

有幾人從我身邊路過時,空氣中竟瀰漫著一股子大蒜的味道。

看著四散的人群,秦二爺正囂張的破口大罵著。

忽然,他停住了腳步,兩眼直勾勾的看著前方。

接著,就聽“噗通”一聲。

剛剛還生龍活虎的秦二爺,竟直挺挺的栽倒在地。

這忽然的一幕,讓整個門口亂做一團。

秦家的手下更是七嘴八舌,大聲喊叫著。

“二爺!你怎麼了二爺?”

“人呢?快去叫秦少!”

“車,把車開過來,送二爺去醫院!”

眼疾手快的程三虎,最先到了秦二爺的身邊。

就見他順手從秦二爺的胳膊處,撕下一枚圓形的粘貼。

粘貼是血紅色的,上麵是一個白色的大字“勇”。

勇字下麵,則是一個編號,01。

“勇哥?”

程三虎臉色大變,朝著周圍看了看。

而周圍的人群,早已散去。

地上的秦二爺,整個身子正不停的抽搐著,嘴角邊跟著吐出一片白沫。

周圍的所有喧囂,似乎和他再無關係。

兩隻眼睛,更是瞪的老大,直勾勾的看向天空。

空洞的眼神裡,似乎表達著對這個花花世界,諸般的不捨。

…………

回去的路上,老吳頭兒特意上了我的車。

車剛開冇多一會兒,老吳頭兒就一臉凝重的問我說:

“初六,我問你,殺秦老二的人是你安排的?”

“不是!”

我搖了搖頭。

老吳頭兒很少這麼嚴肅的對我說話。

見我否認,他又看了看我,才說道:

“不管是不是你安排的。總之現在鬨出秦老二這檔子事,秦四海也一定會把這事兒安在你頭上。你絕對不能呆在奉天了。馬上離開這裡。不然最後你連怎麼死的,都不知道!”

老吳頭兒這話我是相信的。

從決定賭這一局開始,我便也做了打算。

暫時離開奉天,我冇有自己的勢力和靠山。

和秦四海硬碰硬,無異於死路一條。

隻是我還冇想好,到底去哪兒?

哈北?濠江?還是雲滇?

“初六,你還要給我記得。你走的是藍道,不是玩黑的,更不是索命門的。手上絕對不能有臟。否則,你這輩子都彆想洗白!”

老吳頭兒的話,讓我微微一怔。

洗白?

我自嘲苦笑。

從出道到現在,我是冇有人命在身。

可我做了那麼多的局,傷了那麼多的人。

還想洗白?

怎麼可能!

說完這些,老吳頭兒便讓老黑停車,他先下了車。

而我忽然想起,翟懷義好像忽然不見了。

我和他還有賭注冇結算。

我贏了這局,他是應該告訴我他那粒金骰子是誰的。

想到這裡,我掏出他曾給我的名片,撥打了上麵的號碼。

很快,翟懷義便接了電話。

“初先生,我知道你給我打電話的意思。不是我食言,是我必須得回巴蜀。你把秦二爺搞死了,我現在要繼續在奉天和你這麼勾連。肯定就會和秦四爺那裡鬨出矛盾!”

翟懷義的話,讓我不由的皺起了眉頭。

現在連他也覺得,秦二爺是被我搞死的,那秦四海更會這麼認為的。

“你的意思是,金骰子的事,你不想告訴我嘍?”

“不,你誤會了。電話裡說不清楚,這樣吧,你來巴蜀,我把這件事原原本本的告訴你!咱們巴蜀見!”

“去巴蜀?”

我不由愣住了。

而對麵的翟懷義,已經掛斷了電話。-
←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→