當前位置:新潔小說 > 其他 > 我在精神病院學斬鬼神 > 第1070章 天亮了
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

我在精神病院學斬鬼神 第1070章 天亮了

←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→
    -

妖魔,佛光,這兩種截然不同的東西,在他的身上相互摩擦碰撞,彼此水火不容。

孫悟空半跪在地,一張麵孔在兩種力量的折磨下,劇烈的扭曲起來。

身後的林七夜見到這一幕,眸中浮現出震驚之色。

經曆過大聖附體的他,十分清楚這兩種截然不同的力量對靈魂來說,是一種怎樣的折磨,孫悟空現在雖然修成正果,神魂強橫無比,不會在兩種力量的互斥下魂飛魄散,但那種痛苦卻是無法抹消的。

那種彷彿要將靈魂撕成兩半的感覺,足以將任何人逼瘋。

魔氣與佛光在孫悟空的體內交織,他緊咬著牙關,緩緩從地上站起。

天庭毀了,大夏眾神儘數凋亡,這茫茫天地之間,隻剩下他一尊神明,仇恨與憤怒充斥著他胸膛,即便天地偌大,在他的眼中,自己也隻剩下了一個歸宿。

那雙暴怒的眼眸死死盯著眼前翻滾的迷霧,閃爍著前所未有的殺意與瘋狂。

“迷霧……老子就是要看看,你究竟是個什麼東西!”

他將金箍棒握在掌間,半魔半佛的恐怖氣息在天地間肆虐,他猛地一步踏出,無儘的雲氣在他的腳下翻騰,承載著他的身體,義無反顧的向著迷霧衝去。

他穿過無形的神蹟之牆,身形徹底消失在了迷霧之中。

隨著他的消失,九座鎮國神碑,逐漸淡化在凡間的視野之中,無形的神蹟之牆,永恒的庇護著大夏全境,將致死的迷霧抵擋在外。

死寂的天地間,隻剩下無儘的風聲嗚嗚作響。

一道深紅色的身影,站在豬八戒與沙悟淨的屍體旁,站在那宏偉的迷霧邊境之前,像是尊雕塑,靜靜地佇立在原地。

一分鐘,兩分鐘……

不知過了多久,他再也按捺不住內心的痛苦,憤怒的低吼一聲,一拳砸入身下的雪地之中,漫天的雪花飛揚而起,那張因痛苦扭曲而顯得猙獰無比的麵龐,浮現出深深的無力感。

林七夜跪倒在雪原之上,他的腦海中,滿是大夏眾神飛蛾撲火般撞入神碑的畫麵,西王母,玉鼎真人,酆都大帝,楊戩……他的腦海中,始終迴響著那嘹亮天空的,充滿死誌的誓言。

最終,他彷彿又看到了孫悟空那雙帶有一絲希冀的眼眸,逐漸轉向絕望崩潰的一幕。

“艸!!!”他雙手埋在厚厚的積雪之中,張開嘴,猛地發出了一聲咆哮。

該死!!

該死!!明明他什麼都改變不了!為什麼還要親眼見證這一切!

時光剪影如潮水般褪去,邊境外漆黑的迷霧,逐漸恢覆成灰白色,橫七豎八躺在地上的“神秘”屍體,隨著豬八戒與沙悟淨的屍體,以及身下那暈染而出的血泊,一點點的消弭無蹤。

崑崙鏡的時光重映之力,到此便徹底中斷。

昏沉的天空消失無蹤,取而代之的,是一片漆黑如墨的夜色。

不知已是何時,天地之間,冇有一絲的光亮,無窮無儘的黑暗覆蓋了帕米爾高原的每一個角落,如一片絕望而死寂的深淵。

林七夜跪倒在雪地之中,對周圍的一切,渾然未覺。

就在這時,無數清脆的劍鳴,自某處的虛無中炸響,它們混雜在呼嘯的寒風中,就如同悲傷而痛苦的哀鳴。

林七夜怔住了,他茫然的抬起頭,環顧四周,右手手掌輕輕貼在了自己的胸膛。

他不知道,這些劍鳴來自哪裡,但他卻能清楚地感知到,在這無儘的劍鳴之中,蘊藏著與他一樣的情緒……悲痛,不甘,憤怒!

劍……也會有感情?

這一刻,林七夜像是意識到了什麼,低頭喃喃自語起來:

“天下萬物,皆有靈性,劍乃萬兵之首,靈性更甚……唯有以意鍛魂,令其觀情,情與劍鳴,鑄劍開鋒,方能靈性通神。”

那是西王母告訴他的話語,也是她重現之前一切畫麵的原因。

她在讓劍觀情,以無數大夏神捨身化碑的死誌,去感染靈性之劍,為其鑄劍開鋒!

成千上萬的劍鳴,在林七夜的耳邊迴響,他能清晰的感知到,每一柄劍與自己情感產生的共鳴,它們不僅是劍,更是這一場宏偉史詩的觀眾,與參與者。

林七夜甚至能感覺到,它們的劍鳴中,也飽含著與大夏眾神一模一樣的死誌!

“……佑我大夏眾民,萬世平安!”

劍雖不語,情深似海。

就在林七夜與眾多古劍情感共鳴之時,一道身影自雪花飛揚的虛無中,淩空踏出,站在了他的身前。

鎏金紫紋神袍在風中輕輕擺動,頭戴金冠的西王母伸出手,將跪倒在地的林七夜扶起,輕輕拍去了他鬥篷上的雪花,那雙流光轉動的美眸中,浮現出一抹溫柔。

“王母娘娘……”林七夜張開嘴,有些沙啞的開口。

“你不用自責,這是我大夏百年前的曆史,無法改變……你隻是再度見證了一切。”西王母的聲音輕柔無比。

林七夜的臉上,浮現出一抹苦澀。

即便知道剛剛發生的一切,隻是虛影,但對身處其中的林七夜而言,那就是一段真實的經曆,他的悲傷,他的愧疚,他的不甘,他的憤怒……全部都是真實存在的。

隻有親自經曆過這一切,他才真正的明白,“自崩修為,化碑鎮國”這四個字的背後,究竟藏著怎樣的重量。

他的雙拳控製不住地緊攥起來。

就在這時,西王母像是察覺到了什麼,轉過頭,看向了東方。

“林七夜,你看。”西王母輕聲開口。

林七夜抬頭望去,隻見一抹微光,自東方的雪山群峰之間,隱隱盪漾而出,一抹魚肚白攀上漆黑的夜空,驅散了無儘的黑暗與深淵。

“娘娘,怎麼了?”他不解的問道。

“天亮了。”西王母凝視著那抹朝陽,平靜的開口:

“屬於我們的時代……也該回來了。”

林七夜一愣,隨後像是想到了什麼,再度看向太陽升起的方向。

今天,是魔鬼訓練結束的那天。

也是最後的……第十天。-
←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→