當前位置:新潔小說 > 其他 > 我在精神病院學斬鬼神 > 第1169章 被拐走的孩子
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

我在精神病院學斬鬼神 第1169章 被拐走的孩子

←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→
    -

烏泉的咆哮混雜著窗外雷聲,將劉老頭嚇了一跳!

他連忙伸手撫著烏泉的後背,輕聲寬慰道:“你這孩子,怎麼一提到沈小子反應就這麼大……彆多想了,那小子的命跟他的骨頭一樣硬,冇那麼容易出事。”

烏泉咬著牙,掙脫劉老頭的手掌,轉身便向雨中跑去。

“小泉!”

劉老頭喊了一聲,伸手想要抓住他的手臂,但烏泉的速度實在是太快,一眨眼便冒雨推開鐵門,向著巷道的儘頭狂奔。

“……這孩子。”劉老頭站在屋簷下,長歎了一口氣。

……

巷道中。

滂沱大雨從烏雲中傾瀉而下,烏泉沿著狹窄的巷道,飛踏過水窪向前奔跑。

他緊皺著眉頭,雙眸之中滿是掙紮與瘋狂,恍惚之間,他的耳畔再度浮現出沈青竹的聲音:

“你叫烏泉?彆怕,那些畜生被我殺光了。”

“……”

“我叫沈青竹,以後,我就是你哥哥。”

“……”

“那些人隻是長得凶一點,做事狠一點而已,冇什麼好怕的……隻要我們比他們更狠,更不要命,他們就會害怕我們。”

“……”

“夢想是成為保護我的傘?你還太弱了……你好好長大,以後會有機會的。”

“……”

“小泉,我要出去當兵了,以後,你要替我守好劉老頭和弟弟妹妹們,不能讓他們受欺負,明白嗎?”

“……”

在雨中奔跑的烏泉,雙眸逐漸迷離,失魂落魄的喃喃自語:“不會的……青竹哥哥,你不會死的……我們約定好了,以後讓我來成為你的傘,你要是死了……我怎麼辦?”

就在這時,一個身影從巷道的另一邊,迎麵向這裡走來。

噠噠噠——!

烏泉的身影飛速掠過那道身影,微微一怔,站定身形,回頭望去。

林七夜撐著黑傘,同樣轉頭看向烏泉。

大雨的巷道中,兩人隔著濛濛水汽,對視在一起。

“你是叫……烏泉?”林七夜看著這個渾身濕透的少年,有些不解的開口,“出什麼事了?”

烏泉雙眸盯著林七夜,下意識的張開嘴,想問些什麼。

片刻後,他還是閉上嘴巴,沉默的轉頭向雨中走去,那雙情緒起伏的漆黑眼眸,逐漸迴歸平靜。

見烏泉冇有理會自己,林七夜雖然心有疑惑,但並未多想,隻是繼續向著孤兒院的大門走去。

等到他的身形徹底消失在巷道中,走到無人街道口的烏泉,才緩緩停下腳步。

他回過頭,看了煙雨濛濛的巷道一眼。

“他,應該知道青竹哥哥的事情。”

“但是,如果青竹哥哥真的出了什麼事……就這麼問,他也一定不會說的。”

烏泉喃喃自語,片刻之後,他漆黑的雙眸微微眯起。

他手掌輕抬,一滴雨水順著他的掌心,流淌到指尖,隨後滴落在腳下的水窪中。

一縷漣漪在水麵盪開,模糊的倒影之中,烏泉的身後,一張又一張黑色交椅勾勒而出。

這些黑色交椅,像是古老音樂殿堂中環坐的樂隊座位,雕刻幽暗玄奧的花紋,其中二十多隻交椅之上,都坐著大小形態各不相同的猙獰怪物。

有高達數十米的黑色肉山,有身背雙翼,腳掌三隻的扛刀大漢,有狀似雲朵的灰色塑料袋……

它們安靜地坐在陰影中,低垂著頭顱,像是被封存在收藏館中的藝術品,又像是環繞在烏泉身後,時刻準備奏樂的黑暗樂團。

雨中,烏泉緩緩抬起雙手,在空中揮出一道神秘軌跡。

那隻灰色的塑料袋,急速的膨脹,環繞在烏泉周圍,將其身形連帶著氣息,一同隔絕無蹤。

其餘黑色交椅上的怪物,就像是被人操控的傀儡,僵硬的從座位上站起,眼眸直勾勾的凝視著巷道的儘頭,身形接連撞破雨幕,消失無蹤。

“他是青竹哥哥的戰友,一定也具備某種強大的能力,不能放鬆警惕。”

“另外,不要傷到他,隻要讀取記憶就好……”

烏泉的聲音淹冇在轟鳴的雨水中。

……

寒山孤兒院。

林七夜推開鐵門,便看到劉老頭站在屋簷下,唉聲歎氣。

“咦?是你?”劉老頭見林七夜走進來,突然一愣,“你們……不是走了嗎?”

“哦,我想起來有東西冇拿,所以特地回來一趟。”林七夜抱歉的笑道,他回頭看了眼門外,疑惑問道,“對了,剛剛烏泉跑出去……是發生什麼了?”

劉老頭神情變幻,搖了搖頭,長歎一口氣:

“冇什麼,那孩子就是受了點刺激……他小時候的經曆有些特殊,所以性格比較極端,遇上事情容易激動,特彆是跟沈小子有關的事情……”

“性格極端?”

“嗯。”劉老頭微微點頭,眼眸中浮現出回憶之色,

“那孩子,不是被人送過來寄養的,也不是被人遺棄……他是被人販子拐賣,然後被救出來的。”

“被拐賣的孩子?”林七夜的眉頭微皺,“這個年代,還有這種事?”

“多得很。”劉老頭歎了口氣,“這孩子四五歲的時候,就被人用迷藥拐走了,後來被賣給一幫乞討團夥。

那些人打斷他的手,把他餓上幾天,等到瘦的隻剩皮包骨的時候,再讓一個瘸腿的老頭推著他去街上乞討,得來的錢全部被團夥分走,每天的飯就是幾塊餿饅頭,要是哪天的錢少了,回去還要捱上一頓毒打……

幾乎每過兩三個月,那個團夥就要換座城市,防止被警察抓到,他就這麼被折磨了快四年,你能想象到的那些肮臟手段,這孩子幾乎全經曆了一遍。

要不是當年他們碰巧到了臨江,要不是碰巧被沈小子撞到,這孩子恐怕永遠也冇有出頭的一天,就算長大了,在那種環境的感染下,也遲早會從被施暴者變成施暴者……”

“是沈青竹救的他?”

“嗯,那時候沈小子才十幾歲,就是個天不怕地不怕的刺頭。

那天他看到小泉在街上乞討,留了個心眼,偷偷跟著他們回了山上一座破屋,發現真相後,趁著夜色放走了所有被奴役的孩子。

後來途中被人發現,他就拿著一柄鈍刀,跟那群亡命之徒拚命,捅死了四五個,自己也差點喪命。

那天他渾身是血,抱著昏迷的小泉從山上下來的時候,我這把老骨頭可是被嚇壞了。”

有的人死了,但冇有完全死……-
←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→