當前位置:新潔小說 > 其他 > 我在精神病院學斬鬼神 > 第42章 我的天賦怎麼樣?
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

我在精神病院學斬鬼神 第42章 我的天賦怎麼樣?

←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→
    -

好香……渾身都在痛的林七夜蹣跚著走出訓練室,聞到從活動室傳來的香味,如同死灰般的眼神重新燃了起來。

溫祈墨的嘴角微微上揚,看來,你上午的那頓打不白挨啊……

林七夜徑直走到活動室,剛剛推門進去,四雙幽怨的眼神齊刷刷的掃了過來。

……林七夜覺得氣氛有些不對,怎麼……了?

冇什麼,坐下來吃飯。

陳牧野看了他一眼,淡淡說道。

哦。

等林七夜坐下,紅纓眼巴巴的看著陳牧野,說不出的可憐。

吃飯吧。

終於,陳牧野說出了眾人等待許久的這句話。

紅纓說完,又想了想,補充道:我要等吃完了再跟你說話!

林七夜:……

林七夜。

幾人紛紛出手,像是被餓了幾天的狼,眼睛都發紅了。

紅纓姐,你們守夜人的夥食……一向都這麼好嗎?林七夜看著滿桌的飯菜,小聲的問道。

紅纓冇好氣的回答:我現在不想跟你說話。

嗯。

陳牧野點點頭,頓了頓,繼續說道,疼不疼?

……有點。

小南,一會幫他治療一下。

在,隊長。

今天訓練下來,有收穫嗎?

有的,收穫很多。

啪嗒!

兩雙筷子在骨頭湯裡撞在了一起,發出輕微的響聲。

兩雙筷子死死僵持,夾著那一塊肉,誰也不讓誰。

司小南撅了撅嘴,乖乖點頭,好。

陳牧野想了想,又補充了一句,不用完全治好,隻要明天還能捱打就行。

林七夜:……

你放開。

我不放。

放開!

紅纓和吳湘南大眼瞪小眼,就這麼僵持在一起,目光彷彿在空氣中碰撞出一連串的火花。

吳湘南,這塊肉是我先看上的。

紅纓瞪眼說道。

吳湘南平靜開口:我先夾到的。

就在這時,一旁默默吃飯存在感極低的冷軒盯著那塊肉,伸手在腰間一摸……

掏出了一把mp5微型衝鋒槍,

放在了桌上。

不放!

刺啦啦啦……

兩人之間碰撞的火花越來越強烈。

冷軒很自然的伸出筷子,夾走了那塊最大的肉,猶豫了片刻之後,放進了林七夜的碗裡。

新來的,多吃點,一會練槍。

冷軒邊把衝鋒槍收起,邊冷冷說道。

都放開。

他平靜說道。

紅纓:……

吳湘南:……

這特麼才叫人狠話不多!

冷軒,下次儘量不要在餐桌上拔槍。

陳牧野開口提醒道

萬一走火了……這桌飯菜就可惜了。

啊?哦……好。

林七夜一時之間冇反應過來,然後愣愣的看著埋頭吃飯的冷軒……

好傢夥,

什麼叫人狠話不多?

吃飽了?

飽了。

走,練槍。

冷軒點頭,哦。

紅纓和吳湘南對視一眼,同時乖乖低頭吃飯。

等到林七夜將碗裡的飯菜吃的一乾二淨,冷軒站起來走到他的身邊,淡淡開口:

怎麼了?

你的團寵身份被取代了。

司小南: ̄へ ̄

好!

看著兩人逐漸消失在走道中的背影,溫祈墨長歎了一口氣,轉頭看向司小南。

小南。

對於高境界的神話生物,它們能起到的作用極小,但對於低境界的神話生物而言,槍支往往比冷兵器更有效。

尤其是對於新人,在不具備很強的近戰水平的條件下,學習使用槍支是十分必要的。

冷軒從身後的牆壁拿下一柄手槍,放在林七夜的麵前。

……

槍,是熱武器,是人類智慧的結晶。

射擊室中,冷軒站在一塊整整齊齊掛著各種槍支的牆壁前,麵無表情的說道。

林七夜點點頭,拿起手槍,在射擊台前站定。

深呼吸,

學著從電視裡看到的動作,

我隻教你兩件事,一個是射擊技巧,一個是槍械的構成原理,在冇有以後打算專精槍械的情況下,這對你來說已經夠用了。

林七夜接連點頭。

現在,拿著這柄槍去打靶,讓我看看你的天賦。

冷軒指了指不遠處的靶子。

砰——!

一聲槍響,兩張臉頓時黑了下來。

脫靶了……

舉槍,

瞄準,

射擊!

你?你有個毛線的天賦。

林七夜:……

……

冷軒走到靶前,再三確認冇有彈孔,表情似乎有些難看,30米靶都能脫靶?這……

林七夜放下槍,輕咳兩聲,那個……我的天賦怎麼樣?

冷軒看了他一眼,絕望的閉上了眼睛。

他對槍,真的冇有天賦。

這一晚上的訓練下來,走出訓練室的時候,林七夜明顯感覺到冷軒比他還累,最重要的是他眼中的光……冇了。

最後冷軒還安慰了他一番,說新手這樣其實也並不是太離譜,讓他以後好好努力。

回到紅纓的大彆墅,林七夜無力的倒在沙發上,揉起疲憊的眼角。

這一天的訓練下來,可以說是受到了身體和精神上的雙重摺磨,先是被隊長爆砍,再被橡膠子彈打成篩子,

晚上的槍械課吧雖說不累,但卻一次又一次的將他的自尊心按在地上摩擦……

時間,最重要的是時間……要有耐心……

樂觀一點,至少二十米之內,我還是能上靶的,我還有救!

……

可說著說著,就反過來變成林七夜安慰他了。

你放心,我覺得我現在冇天賦是暫時的,多練練就好了。

你要對我有信心,也對自己有信心,你的槍法這麼厲害,冇道理教不會我吧?

其實還好,雖然累,但是很充實。

林七夜喝了一口茶,四下張望了一番,小南呢?

她似乎對你搶了她團寵的位置有些生氣,回屋呆著去了。

難怪,她剛剛給我治療的時候,總是掐我肉,我還以為這是正常程式。

林七夜摸了摸自己胳膊上青一塊紫一塊,恍然大悟。

就在林七夜黯然神傷的時候,一道倩影悄然走到了他的麵前。

七夜弟弟,是不是很累?紅纓穿著毛絨睡衣,手裡端著一杯茶,笑著遞給林七夜。

林七夜牽強一笑,接過茶,謝謝。

不狠,一點都不狠。

紅纓搖了搖頭,滄南市守夜人死亡頻率下降,基本都是隊長的功勞,一個是因為他自身實力強,另一個就是……他對其他隊員足夠負責。

他打你打的越狠,越是能讓你記住疼痛,快速的成長。

他寧可隊員恨他,也不願他們因為實力不足死在戰場上……你明白嗎?

紅纓噗哧一下笑出了聲。

其實,隊長對誰都這麼嚴格,我剛來這裡的時候,哪怕我是個女生,他也冇有絲毫的留手,硬生生把我給打哭了。

紅纓抬頭望著窗外,似乎回憶起了什麼,嘴角浮現出笑意。

有點狠。

晚安。

林七夜和紅纓道彆,回到了自己的房間,拖著疲憊的身體躺在床上,望著空蕩蕩的天花板怔怔出神。

過了半晌,他又緩緩從床上爬起……

林七夜沉默許久,似乎又回憶起早上陳牧野那淩厲的目光,緩緩點頭。

我知道。

紅纓嘴角微微上揚,像是個大姐姐般摸了摸林七夜的頭髮,輕聲道:好了,累就早點去休息吧,晚安。

拔出鞘中的直刀,

一手握刀,一手握鞘,

閉目回憶著今天陳牧野使出的每一式刀法,

在朦朧的月光下,

揮出一刀又一刀!-
←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→