當前位置:新潔小說 > 其他 > 我在精神病院學斬鬼神 > 第685章 心齋橋
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

我在精神病院學斬鬼神 第685章 心齋橋

←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→
    -

最終,柚梨奈還是決定跟風祭拓也回東京。

柚梨奈走之前,還特地邀請了林七夜和雨宮晴輝跟她一起回去,但是林七夜還需要去修【斬白】,自然冇有跟她一起離開,雨宮晴輝也是如此。

放任柚梨奈獨自去東京,林七夜雖然有些擔憂,但想到對方現在已經是【千鶴】刀主,有鶴奶奶在她身邊,足以應付絕大多數情況,便放下心來。

第二天一早,風祭家的車隊便再度來到黑殺組的樓下。

柚梨奈穿回了那身老舊的黑色櫻花和服,用淺粉色櫻花髮簪將頭髮挽起,她腰間挎著雪白的【千鶴】,站在風祭家眾人之前,對著林七夜等人深深鞠了一躬。

林七夜看著她身後,緊跟著鞠躬的風祭家眾人,心中不由得有些感慨。

曾經那個躲藏在橫濱集裝箱裡的弱小女孩,現在已經變成了可以獨擋一麵的強者,她一直都很聰明,所欠缺的,無非是一些磨礪與經驗而已。

“七夜哥哥,等你們事情辦完了,一定要去東京找我啊!”

柚梨奈有些不捨的對林七夜揮了揮手,轉身坐進了轎車的後座,風祭拓也幫她關上車門,從另一麵坐入其中。

十數輛車同時啟動,在嗡鳴的引擎聲中,逐漸消失在眾人的視野。

等到黑殺組的眾人散去,沈青竹走到了林七夜的麵前,問道:

“接下來,你有什麼打算?”

林七夜看了眼身邊的雨宮晴輝,對沈青竹說道:“我要去找人修刀,可能要出趟遠門,你要不跟我一起?”

沈青竹猶豫片刻,搖了搖頭,“黑殺組這裡還需要我坐鎮,而且我已經讓他們按照畫像在整個關西地域找人了,如果有什麼訊息的話,我也能儘快聯絡上他們。”

林七夜也冇有強求,畢竟沈青竹現在大組長的身份,確實很有用,如果貿然放棄的話,對他們來說也是一種損失。

“手機收好了嗎?有其他人下落的話,記得給我打電話。”

林七夜從口袋中掏出一隻老式翻蓋手機,對著沈青竹晃了晃。

這手機是柚梨奈從風祭家那邊搞來的,無論是手機本身還是裡麵的電話卡,都是其他人的,再加上這本身又不是智慧機,能夠避開神諭使們的追蹤,進行遠程聯絡。

“嗯。”

林七夜和雨宮晴輝從黑殺組大樓離開,站在樓梯下,看著眼前這座城市,長舒了一口氣。

“接下來去哪?”林七夜轉頭看向雨宮晴輝。

“去心齋橋。”

“修刀人在心齋橋?”

“不,我應該在心齋橋。”

“……?”

察覺到林七夜疑惑地眼神,雨宮晴輝耐心的解釋道:“我們之前約好了,你要去大阪心齋橋的釣船茶屋,在進門左手邊的盆栽裡放一枚50円硬幣,然後我纔會出現。”

林七夜茫然的開口,“可是……你現在不就在我旁邊嗎?為什麼我還要去心齋橋找你?”

“這是意外。”雨宮晴輝認真的說道,“如果不是因為我恰好去了那家牛郎店,跟你一起成為了牛郎,我們本不該在這裡見麵的……我希望你能忘掉我當過牛郎這件事情……當然,我也會忘掉你當牛郎的事。

我們就假裝冇發生過這些,讓一切重新回到正軌,去辦正事。”

“……”

林七夜古怪的看著他,不知道為什麼,聽著雨宮晴輝的這些話,他突然有一種“我們分手吧,然後假裝之前都冇有發生過,你再重新追我一次”的既視感……

看來,雨宮晴輝很努力的想掩蓋當牛郎這段黑曆史啊……

林七夜的表情微妙起來。

“行吧,那就先去趟心齋橋。”

……

半個小時後。

兩人一起坐車來到了心齋橋,雨宮晴輝一下車,就自己先離開了,說是要去準備一下。

林七夜一邊在心中吐槽,一邊按照約定,在釣船茶屋的盆栽中放了一枚50円硬幣,然後坐在一旁等待起來。

幾分鐘後,一個穿著黑色和服,踩著木屐的俊朗少年抬頭挺胸的從門外走了進來,淡然的目光掃過茶屋,走到了林七夜所在的桌的對麵,緩緩坐了下來。

“你比約定的時間,遲到了兩天。”他平靜的說道。

林七夜的嘴角微微上揚,聲音略微提高了些許,“真是對不起,大阪道頓堀黑梧桐俱樂部的雨宮·牛郎界鳳雛·冉冉升起的牛郎新星·少婦殺手·晴輝先生。”

雨宮晴輝:……

他的嘴角瘋狂抽搐,一把抓住林七夜的手腕,壓低了聲音說道:“你,你瞎說什麼?走,我們出去說!”

雨宮晴輝拉著他,在眾多客人古怪的目光下,徑直走到了屋外。

“不是說好不提這事嗎?”

“雨宮。”林七夜悠悠開口,“做人,還是不能忘本,咱怎麼說也是在黑梧桐賺了不少錢,怎麼連自己的身份都不認了呢?”

“你……”雨宮晴輝深吸一口氣,“好,你給我等著,等哪一天讓我抓住機會,我也要在彆人麵前把你當牛郎的事情抖出來。”

“你隨意。”

雨宮晴輝冷哼一聲,從口袋中掏出一枚古老的赤色令牌,丟給了林七夜。

“這是什麼?”

“去找修刀人的信物,冇這東西,你連他的家門都找不到。”

林七夜將這枚令牌放在掌間,仔細打量了片刻,恍然大悟,“原來,你回來就是拿這東西的?”

“不然你真的以為,我有這麼無聊?”雨宮晴輝瞥了他一眼,“我總不能帶著這麼重要的東西去當牛郎,所以一直把它存放在這裡。”

“看來是我誤會你了。”

林七夜將令牌收好,“所以,修刀人究竟在哪?”

“在北海道。”雨宮晴輝頓了頓,繼續說道,“我聽說,最近北海道那邊不太平。”

“不太平?”

林七夜一怔,最後嘴角微微上揚,他拍了拍腰間的【黑繩】,緩緩開口,“我最喜歡的,就是不太平的地方……”-
←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→