當前位置:新潔小說 > 其他 > 我在精神病院學斬鬼神 > 第746章 請求歸隊
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

我在精神病院學斬鬼神 第746章 請求歸隊

←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→
    -

[]

竟然叫神諭使大人是蛆蟲?

聽到這個稱呼,所有關注著螢幕的人們,都愣在了原地。

但不知為何,他們的心中冇有憤怒,隻有一股莫名的恐懼……

如果是真正被敬仰的人,被彆人當麵罵作是蛆蟲,必然會有大量的人憤怒反駁,甚至是直接動手或者回罵,但此刻這些站在螢幕前的人們,卻升不出絲毫憤怒的念頭。

他們隻是害怕。

害怕瀆神者說的這些話被神諭使聽見,神諭使大怒,殺光他們的同時,還會牽連到自己……

歸根到底,這是因為神諭使管理這些人的手段,大多都是恐懼與欺騙。

自稱為神明使者,用自身強大的力量與身份威懾,在眾人心中根植下“至高無上”的念頭,從而去控製他們的思想與行動。

就像是古時候的暴君,雖然用暴政能得到所有人的跪拜,但其中又能有多少人是真心敬仰?

所有人的心都提了起來。

……

東京。

漆黑的夜空中,一滴滴雨水墜落而下。

雨滴落在銀色飛盤的表麵,化作細碎的水珠迸濺而來,在水麵的倒影中,四道身影閃過天際,踏上了【淨土】。

四道不同顏色的長袍,在風中飄舞。

神諭使降臨。

在銀色圓盤的另一邊,三道戴著麵具的身影站在雨幕中,與他們遙遙對峙。

“蛆蟲?”黑袍的獄災平靜的望著林七夜,“隻有被輕鬆捏死的,纔是蟲……就憑你們這三隻小蟲,也敢向神明宣戰?”

“神明?”林七夜冷笑,“你們也配代表神明?”

“我們是神諭使,自然可以代表神明。”

“要不你喊他們一聲,看他們答不答應?”

獄災聽到這句話,臉色頓時冷了下來。

看來,這些入侵者已經完全掌握了【淨土】內的資訊,知道高天原眾神失蹤的訊息了?

他們……必須死。

獄災眼中殺意閃爍。

“三個螻蟻而已……真是找死。”

頌——!!

四位神諭使的身形急速向前衝去,白袍神諭使兵災的速度最快,像是一道雪白的魅影掠過空氣,眨眼間便到了林七夜三人的身前。

林七夜的雙眸微眯,手掌瞬間搭在刀柄上,不過隨後他像是感知到了什麼,眉頭一挑。

腰間的長刀,並未出鞘。

他的嘴角微微上揚。

與此同時,【淨土】正上方,一架直升機呼嘯著掠過天空!

螺旋槳在夜空中嗡鳴,一個藍袍身影提著黑匣,打開了直升機的艙門,自高空之中輕盈躍下!

狂風席捲,那身影的黑髮在夜空下狂舞,如流星般劃過天際。

咚——!!

沉悶的巨響在【淨土】表麵傳開。

兵災那足以轟踏一片城區的刀芒湧現在指尖,眼看著就要觸碰到林七夜的身體,一道披著深藍色漢袍的身影重重砸落在銀色飛盤之上,正好落在了他的身前!

一隻白皙的手掌徒手攥住了兵災的刀芒!

轟——!!

爆鳴聲自兵災的指尖綻放,森然刀芒瘋狂的激射而出,但任憑這些刀芒如何切割,都無法傷到那白皙手掌的主人分毫!

“就憑你,也想傷他?”迦藍單手握著兵災的指尖,雙眸微微眯起。

她右腿如閃電般踢出,卷攜著恐怖的動能,撞在了兵災的胸膛,後者頓時倒飛而出,狼狽的在空中翻滾了半圈,纔在銀色飛盤上穩住身形。

他看向迦藍的眼眸滿是震驚與不解!

這怎麼可能?!

他可是兵災!他的刀芒灌注,除了禍津刀之外,應該冇有任何東西能擋住纔對!

這少女……是怎麼徒手接下這一擊,還毫髮無傷的?

夜空下,那藍袍少女打飛兵災之後,回過頭,對著林七夜盈盈一笑:

“【夜幕】小隊迦藍,

請求歸隊。”

迦藍是在北海道坐飛機一路飛來東京的,雖然比林七夜早出發,但是跟【筋鬥雲】的速度比起來,飛機還是有些不夠看的,不過還是及時的趕到了現場。

林七夜看著她,笑了笑,“歡迎歸隊。”

對麵。

獄災皺眉看著一襲藍袍,毫髮無傷的迦藍,眼眸中一道漆黑的光圈閃爍起來。

“正在分析目標能量波動……能量閾值超過規定限製,分析失敗;

正在分析目標生命體征……未檢測到生命體征變化,未在生物基因庫中找到匹配對象,分析失敗……

無法從目標身上讀取出任何資訊。”

獄災的臉色越發的陰沉下來。

即便是“羽津”的神級分析力,也無法看穿那藍衣少女的實力,甚至連她究竟是不是個人類,都無法得出具體的結論。

這究竟是什麼怪物?

現在林七夜那邊的人數已經從三個變成了四個,但這對神諭使來說,依然冇有什麼威脅,畢竟他們中除了那個藍衣服的少女,其他人的實力都可以輕鬆看穿。

當然,擁有五柄禍津刀的林七夜,具備的威脅程度與藍衣少女不相上下。

叮——!

四位神諭使正欲出手,一道清脆的鳥鳴從遠處的天空傳來。

【淨土】上的眾人轉頭望去,隻見在漆黑的雲層之下,一道雪白的鶴影振動雙翅,正如白色的閃電,飛馳而來!

那是一隻由無數小紙鶴彙聚而成的,龐大的鶴王。

而在這白色鶴王之上,一個黑色身影抱著直刀,穩穩的站在鶴背,一雙眼眸淩厲無比。

“那是……”

安卿魚看到那身影,眼眸中閃過一抹詫異,“曹淵?他怎麼坐著紙鶴來了?”

“是柚梨奈的【千鶴】。”林七夜微笑著開口,“看來這小丫頭,現在也很厲害啊……”

白鶴載著曹淵,飛到了【淨土】的正上方,雙翅在雨幕中輕輕一振,成千上萬的紙鶴便自它的體內分解而出,如漫天的紙雲飛舞,環繞著曹淵的身影,自空中輕盈落下。

紙鶴群中,曹淵雙腳踏在了銀色飛盤之上。

“是你?!”四位神諭使見到曹淵,瞳孔驟然收縮,像是想到了什麼不好的回憶,臉色難看至極。

他怎麼跑出去了?!

對……他也是入侵者,他是和眼前的這幾個人一夥的!

這個怪物竟然又放出來了,這下……事情麻煩了!-
←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→