當前位置:新潔小說 > 其他 > 我在精神病院學斬鬼神 > 第926章 先驅
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

我在精神病院學斬鬼神 第926章 先驅

←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→
    -

空蕩的客廳中,柚梨奈穿著一身黑底櫻花和服,靜靜地跪坐在圓墊上。

微風捲落幾朵櫻花,飄進屋內的榻榻米上,淺粉色的櫻花髮簪在陽光下盪出淡淡光暈,她低頭望著身前的收音機,雙眸緩緩閉起……

吱嘎——!

一個身穿白衣的高大身影,開門走了進來。

柚梨奈回頭望去,隻見柚梨瀧白正站在他的身後,那張滿是血汙的臉上,浮現出溫柔的笑容。

“姐姐,我回來了。”他輕聲說道。

“怎麼又弄的一身血啊?”柚梨奈迅速的站起身,走到了他的麵前,仰起頭擔憂的看著他,“冇受傷吧?”

“冇有,這都是屍獸的血,我很強的,它們傷不到我。”

柚梨瀧白微笑說道。

“把衣服脫下來,我幫你洗了吧。”柚梨奈一邊幫柚梨瀧白脫外衣,一邊皺眉說道,“這已經是今天的第四隻了……再這樣下去,就算你再厲害,身體也會被累垮的。”

“我不累。”柚梨瀧白輕輕脫下外衣,笑道,“哪裡有怪物出現,我就去哪裡打倒它,然後救下所有人……姐姐,我現在就像是奧特曼一樣呢!”

聽到這句話,柚梨奈噗嗤一聲笑了出來,“都這麼大的人了,怎麼還看那麼幼稚的東西。”

柚梨瀧白一怔,“可是姐姐……我才十三歲啊?”

柚梨奈的手停頓在了空中。

她怔怔的看著手中那件染血的白衣,像是尊雕塑,站在原地。

“姐姐?”柚梨瀧白那雙純淨的眼眸,疑惑的看著柚梨奈。

“嗯?”柚梨奈回過神,用力眨了眨有些濕潤的眼睛,“哦,我這就去幫你洗衣服……”

她回頭便向另一個方向走去。

轟——!

就在這時,隱約的轟鳴聲又從遠處的天空傳來。

柚梨奈的身體一顫。

“……插播一條緊急新聞,東京市江戶川區再度出現黑色巨獸,兩座居民樓坍塌,現場混亂無比……這一次,白衣神能否及時出現,拯救下這些危難中的人們?”

收音機的聲音在空曠的客廳中迴響,這對姐弟站在櫻花飛舞的院落移門旁,同時陷入了沉默。

片刻之後,柚梨瀧白還是開口:“姐姐……把衣服還給我吧,我殺完這一隻回來,你再幫我洗。

不然……它又要臟了。”

柚梨奈的小手死死的攥住懷間那件染血的白衣,再也忍不住心中的委屈,一顆顆淚珠控製不住的從臉頰滑落,在白衣的血跡上暈染開來。

“為什麼啊?!”柚梨奈猛地轉過身,用儘全身的力氣,哭喊道,“你為什麼要把這些擔子都攬在身上!憑什麼你要對這些人的死活負責?你才十三歲啊!明明這個世界都冇有好好對待過你,你乾嘛要做到這個地步?

十三歲,就好好的在家看特攝片,當個整天幻想著成為英雄的孩子就好了啊……

隻有笨蛋纔會真的想要去當英雄吧!”

看著眼前淚流滿麵的柚梨奈,柚梨瀧白愣在了原地。

沉默了許久,他邁開腳步,走到了泣不成聲的柚梨奈麵前,緩緩蹲下身,滿是血汙的臉上浮現出溫暖的笑容。

“我可不是笨蛋啊,姐姐,我們柚梨家冇有笨蛋。”他輕聲說道,

“雨宮哥哥曾經是這個世界上,最痛恨這個腐朽的國度,最想要將其徹底毀滅的人……可你知道,為什麼他現在卻在絕境之中,獨自尋找著讓這個民族延續下去的方法嗎?”

柚梨奈茫然的搖頭。

“雨宮哥哥恨的是神權,是被神權侵蝕到腐朽不堪的陳舊思想與社會……而不是人。

任何一個人類群體,都是複雜的,他們中或許有些人已經病入膏肓,無藥可救,但一定還有些人,依然存在著被改變的可能,他們所缺的,隻是一個正確的環境。

這座‘人圈’裡,能夠擺脫陳舊牢籠,自我覺醒的人太少了,而這其中,擁有改變這一切的強大力量的人,更是鳳毛麟角。

我所知道的,隻有雨宮哥哥,父親,姐姐,和我……

當危機來臨之時,我們這些已經覺醒的,且擁有力量的人,要麼選擇明哲保身,成為這方天地的逃兵,要麼……就站出來,去當力挽狂瀾的先驅。

姐姐,我不想當逃兵。

或許我們不會被人理解,或許這一路會非常的坎坷困難,但我們想給這個國家一個可能……一個迴歸正軌的可能。

這,就是我和雨宮哥哥正在做的事情。”

看著柚梨瀧白那雙純淨而認真的眼眸,柚梨奈愣在了原地。

她從未想過,自己這個單純的,熱愛遊戲的宅男弟弟,思緒竟然已經如此的深遠。

果然,柚梨家冇有笨蛋……在他的麵前,柚梨奈覺得自己纔是笨蛋。

柚梨瀧白伸出手,輕輕拂去了柚梨奈眼角的淚痕,像是個大男孩一樣笑了起來,“而且啊,像我這樣能當上英雄的孩子,不知道是多少同齡人的夢想。

孩子的世界裡,冇有那麼多利益糾紛,勾心鬥角,我們隻是想成為英雄,僅此而已。

就算隻有一點可能也好,我想帶著這些孩子的願望,去成為他們的光。”

柚梨瀧白伸出手,指了指柚梨奈懷中染血的白衣:

“姐姐,可以把我的奧特曼皮套,還給我嗎?”

聽到這句話,已經止住了淚水的柚梨奈,又忍不住笑了起來。

她微抿著雙唇,將懷中的白衣還給柚梨瀧白,神情前所未有的認真,“不管發生什麼,一定要保護好自己,知道嗎?”

“知道了,姐姐,我很快就會回來的。”

柚梨瀧白從地上站起身,笑著對柚梨奈擺了擺手,轉身向著門外走去。

他披上了那件染血的白衣,飄零的櫻花在風間飛舞,這個不過十三歲的高大少年,用自己的雙手,替數千萬條生命,在荊棘叢中開辟著名為希望的道路。

他的身形一晃,消失在了原地。

柚梨奈沉默的凝視著他離去的方向許久,像是下定了什麼決心,對著門外喊道:

“拓也。”

一個年輕人站出,對著柚梨奈恭敬鞠躬,“家主。”

“叫上所有在東京的風祭家成員,十分鐘後,隨我出門。”

“出門?家主,外麵現在亂的很,我們去做什麼?”

“去……替天執法。”-
←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→