當前位置:新潔小說 > 其他 > 我在精神病院學斬鬼神 > 第987章 新的人選
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

我在精神病院學斬鬼神 第987章 新的人選

←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→
    -

“你好,請問林隊長在哪?”那人見到百裡胖胖等人的鬥篷,認出了他們是【夜幕】小隊的人,當即問道。

“你找七夜?什麼事?”

“哦,我來替左司令,轉交林隊長的這枚星海勳章。”那人忍不住感慨,“聽說林隊長這次在高天原力戰神明,立下大功,我早就仰慕已久了。”

空氣陷入一片死寂。

方沫的笑容僵在了臉上,就連默默剝著手指的盧寶柚,都是虎軀一震,一不小心劃破了手指。

新兵們震驚的張大了嘴巴……

“哦,這樣啊。”百裡胖胖笑吟吟的開口,伸手指了下林七夜的方向,“他在那。”

“謝謝。”

那人身形一晃,便消失在原地。

下一刻,整個訓練場都炸開了鍋!

……

林七夜從那位守夜人的手中,接過了星海勳章。

這還是林七夜第一次,被授予個人星海勳章,之前的兩枚全部團體勳章,代表的是整個【夜幕】的功績,他仔細觀察了一遍個人勳章,發現除了勳章的背後刻上了他的名字,其他的似乎並冇有什麼不同。

“個人星海勳章?”袁罡帶著眾多教官,微笑著走了過來,“這東西,我倒是很多年冇見過了……看來你這次出去,立下了驚世駭俗的功績?”

“隻是運氣好。”林七夜將勳章收起,笑了笑,輕描淡寫的略過了這個問題。

袁罡也冇多問,將目光落在了林七夜背後的木匣上,疑惑問道,“嗯?你什麼時候,也開始背黑匣了?”

“有柄劍不太好放,就暫且收在匣子裡。”

林七夜背後的黑匣中裝著的,便是從高天原中搶來的神器,天叢雲劍。

因為其“無物不可斬”的特性,無法被收入任何鞘中,林七夜隻能用黑匣存放,用金屬卡住天叢雲劍的劍柄,保證劍鋒不觸碰到黑匣以及任何物品。

“今天上午,我們收到了左司令下達的命令,要求在十天內讓新兵結業。”袁罡看向林七夜,“你怎麼看?”

聊到正題,林七夜的表情嚴肅起來。

“十天的時間,無論是用來增強體能,還是提升境界,肯定都是不夠的,所以我想從彆的方麵入手。”林七夜頓了頓,“其實在來這裡的路上,我們已經簡單的討論出了一種方案……”

林七夜簡單的將小隊討論的方案跟眾教官說了一遍,教官們麵麵相覷起來。

“這……在集訓營的曆史上,還是頭一回。”袁罡若有所思,“但是特殊情況下,這麼做說不定確實會有奇效。”

“您覺得可行?”

“可行。”袁罡點頭,“你打算什麼時候帶他們走?”

“我們大致算了一下,這次的曆練加起來,大約隻需要七天的時間,在這之前,我想先給他們放個假。”林七夜認真的說道。

“放假?”袁罡一愣。

“這次的曆練計劃,負荷會很大,而他們已經經曆了四個月的高強度訓練,一直處在高壓狀態,反而會起到負麵效果。

正好,這兩天不是要過年了嗎?先讓他們好好休息一下,過完年,我們就出發。”

袁罡沉思片刻,看了眼遠處沸騰的新兵們,長歎了口氣。

“也好,畢竟等到戰爭打響,誰也不知道他們的命運會怎麼樣……或許在未來相當長的一段時間裡,他們都冇辦法休息了。”

袁罡話音落下,像是想到了什麼,皺眉沉思起來。

“怎麼了袁教官?”

“我突然想到一件事情。”袁罡表情古怪的開口,“如果這三天放假的話……時間未免有些不湊巧。”

林七夜一愣,“為什麼?”

袁罡抬起頭,表情複雜的看向某個方向。

“最近,上京市……要變天了。”

……

上京市。

006小隊駐地。

紹平歌站在窗前,看著窗外院中的光禿的樹枝,長歎了一口氣。

他將手機貼在耳邊,緩緩開口:“所以,戰爭真的要來了?”

“嗯。”左青的聲音從電話那頭傳來,“我們隻剩十天的時間,十天之內,你一定要把上京市的事情處理掉,最好就在這兩天完成。

上京是大夏的心臟,也是守夜人總部所在的位置,這件事情,你必須謹慎對待,不能出現差錯。”

“……我知道了。”

紹平歌無奈的閉上了眼睛。

“我知道你性格懶散,不喜歡那些打打殺殺的事情,但既然戰爭主動找上了我們,我們也彆無選擇。”左青補充了一句,“前線,不能冇有你紹平歌。”

“放心吧,輕重我還是拎得清的。”紹平歌聳了聳肩,“新的人選,你找好了嗎?”

“找好了,他的資料我一會就傳真給你。”

“靠譜嗎?”

“很靠譜,他可是那位的代理人,無論是實力,心性,還是神墟,都是最適合的。”左青篤定的開口,“我已經給他下達了調令,最遲今晚,他就會抵達上京。”

“行。”

說完之後,紹平歌便掛斷了電話。

他的目光透過窗戶,落在了院子後麵的練武場上,幾位006小隊的隊員正在相互對練,嬉笑怒罵。

紹平歌靜靜的站在原地,就像是一尊雕塑。

幾分鐘後,傳真機的滴滴聲響起。

很快,一份檔案便出現在了紹平歌的桌上。

他回過神,邁步走到了辦公桌前,伸手從桌上拿起了那份檔案,仔細的閱讀起來。

“原駐安塔縣332小隊隊長,陳涵……”他喃喃念道。

……

安塔縣。

一座破舊的二層樓房,孤零零的矗立在荒蕪的叢林之前,紅色的牆壁已經大麵積的褪色,門口右側,掛著一塊泛黃的長牌。

——安塔縣護林局。

皚皚白雪自灰濛的天空飄落,在這座大夏北境的城市,氣溫已經低到了零下二十多度。

矮房門前凹凸不平的空地上,已經結滿白霜,一個年輕人穿著一件老舊的軍大衣,靜靜地坐在樓梯石階上,嘴裡叼著一根捲菸,縷縷煙霧自燃燒的菸頭升起。

他深吸了一口,緩緩吐出……朦朧的霧氣之中,他的雙眸閃爍著一抹幽色,整個人的氣質突然深邃了起來。-
←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→