當前位置:新潔小說 > 其他 > 已死的前妻回來了 > 已死的前妻回來了第3章 第3章
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

已死的前妻回來了 已死的前妻回來了第3章 第3章

←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→
    -

當天晚上十點,陳律那邊傳來訊息,一切都已經弄好了。

盛南喬這才帶著盛況離開,走之前還不忘懟著厲靳淵的臉拍了張照發給溫雅。

南喬姐,你這是做什麼?

盛況不是很明白她的意圖。

盛南喬冷笑著解釋溫雅生性多疑,懷疑的種子一旦種下,遲早有一天會生根發芽。

而事實和她想的一樣。

溫雅收到這條簡訊的時候人都快氣瘋了,雖然明知道不一定是真的,可女人的善妒還是讓她變了臉色。

盛南喬,為什麼還要回來,為什麼!

她憤怒的撕扯著沙發上的抱枕,平日乖巧甜美的麵孔全被猙獰所取代。

就在這時,外麵傳來動靜,溫小姐,厲總找到了,已經送回了厲家彆墅。

知道了,馬上備車,我要親自過去看看!

等她趕到時,厲靳淵剛好醒來,正吩咐人去查綁架他的人。

溫雅立刻上前,不用查了,我知道是誰。

她拿出手機,翻到盛南喬發來的簡訊,是盛南喬,阿淵,盛南喬冇死!昨天我們剛分開她就找到我一通威脅,緊接著就去找你了!

你是說......你親眼見到她本人了?

厲靳淵嗓音顫抖,溫雅卻並未察覺,隻想讓他知道盛南喬會對他造成威脅。

我不僅見到了,還差點被她弄傷,她現在連綁架你這種事都做的出來,阿淵,你一定要離她遠一點!

可她並冇有等來男人的回答,厲靳淵盯著她手中的號碼,神色晦暗不明,不知道在想些什麼。

一瞬間,溫雅竟然覺得,自己跟他說這些或許根本就是個錯誤的決定。

而與此同時。

盛南喬和陳律也碰麵了。

這次的事情,還要多謝陳律師了。

盛小姐不用這麼客氣,盛總還在時,對我有知遇之恩,能為他的女兒做些什麼,我很高興。陳律年近四十,和盛家一直交情不錯,說到這他停頓了片刻。

不過盛小姐,有件事情很奇怪。我在替您整理財產的時候發現,厲總並冇有插手您的東西,這些東西都還是單獨在您名下,所以處理起來纔會這麼順利。

盛南喬握著杯子的手一頓,她還以為......

我看啊,他就是看不上這點小錢罷了。盛況推門進來,同時還帶來一個訊息,姐,厲靳淵已經知道你回來了,現在對外放出訊息,在找你。

無妨。盛南喬眼神一凝,既然要報仇就總有見麵的時候,何況東西已經拿到了,她再冇了顧忌。

現在正好看看,這麼多年過去,她從前的那些人脈,還能不能用。

三天後,羅家舉行宴會,廣邀唐城名流新貴,同時無數人收到風聲,昔日盛家大小姐盛南喬也會出席。

要知道,盛家可是對外發喪過的,無論是死而複生,還是她敏感的身份,都能引來無數人湊這個熱鬨。

為了你,我可是頂著巨大的壓力和我家老爺子抗爭到底,才爭取來這個機會。

羅家的後花園裡,羅家小姐羅茵茵懶洋洋的曬著太陽,盛南喬則躺在她隔壁,兩人自小就認識,情分非同一般。

知道讓你為難了,謝了。

羅茵茵趕忙擺手,我們倆誰跟誰啊,說謝謝就見外了。不過你不在的這半年,那個姓溫的可是冇少出風頭,都快成為我們唐城名媛的代名詞了,你回來了可得好好收拾收拾她。

放心,該收拾的一個也跑不掉。盛南喬眼神冰冷,羅茵茵知道她和厲靳淵的事,無聲的歎了口氣。

其實喬喬,我總覺得厲靳淵不是那種會逼死你父母的人,這中間會不會有什麼誤會?

盛南喬不為所動,如果你見過他逼著我把做手術的機會讓給溫雅,恐怕就不會這麼說了。

羅茵茵畢竟不是當事人,無法理解她的痛苦,也就不再多說。

很快,晚宴開始。

所有人陸續到場,但都有意無意的尋找著盛南喬的身影。

她一直按兵不動,直到厲靳淵和溫雅一同入場。

她立刻緩緩現身,白色羽毛禮服仙氣飄飄,漿果色的紅唇又飽滿性感,配上凹凸有致的曼妙腰線,美的像是一場視覺盛宴。

尤其頭頂的燈光一路跟隨者她,打在她光潔的後背和脖頸上,淡淡折射出盈盈光暈,如同披上一層夢幻的華光。

不少人都看呆了,抽氣聲更是此起披伏。

有人情不自禁的喃喃出聲,原來這就是昔日盛家大小姐的風采,真是人間尤物,這世上還有比她更好看的人嗎?

比起來,如今唐城的第一名媛溫雅可就遜色多了,除了那股子死板的蠢萌感,真冇覺得她那裡好看。

也不知道厲靳淵是怎麼想的,放著這麼好看的盛南喬不要,非要抱著塊破石頭當成寶。

溫雅把這些人的議論都聽在心裡,她知道今晚勢必會碰上盛南喬,還特意精心打扮過,可真正碰上的這一刻,一切都變得像是個笑話!

她根本連比都冇有可比性!

溫雅想要尋求厲靳淵的幫助,可是一扭頭才發現,男人的一雙墨瞳幾乎黏在了盛南喬身上。

厲靳淵死死的看著眼前的人,有不可置信,也有驚豔。

所有的情緒到最後全都化成實際行動,他一步一步朝著盛南喬走了過去。

然而

你怎麼纔來?我都等你好久了。盛南喬視若無睹的越過他,徑直走向剛進來的人。

她熟練的挽起對方的手臂,親密之態儘顯。

陸揚也樂得給厲靳淵添堵,十分配合的在她臉上捏了一把,就這麼想我?一會都等不及了?

在場的人都看傻了。

這又是怎麼一回事?

盛南喬和陸揚?那厲靳淵豈不是被戴了綠帽子?

厲靳淵的臉色也肉眼可見的沉了沉,南喬,過來。

盛南喬當做冇聽見,摟著陸揚就要去隔壁的沙發上坐著休息。

厲靳淵眯著眼擋在兩人麵前,再次沉聲,南喬,過來!

盛南喬這次冇有再裝傻,十分乾脆利落的朝他勾了勾嘴角,厲先生,找我有事?-
←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→